Aug 23, 2006

婚禮的勞動

招待狀製作
勞動現場



距離結婚典禮剩下不過四十多天,相關的籌備事宜正式邁入倒數階段,不僅飯店的婚禮秘書時時電聯提醒,就連協助婚宴派對的幹事也三不五時來信監督,弄得煙斗和我緊張非常,不得不在家裡沙盤推演以因應婚禮籌備的大小雜項。

我們首先遇上的挑戰就是招待狀(邀請卡)。自從七月會談時委託飯店印製招待狀後,我滿心以為從此可以高枕無憂,只消翹著二郎腿在家等收回函即可。未料煙斗來台旅遊時丟出了一顆無預警的驚爆彈,原來飯店提供的服務確是開模印刷沒錯,但成品的拼組和各項應備文件的置入是新郎新娘的誠意動作,無人可以代勞。

這個消息聽在耳中宛如晴天霹靂,要知道日本的招待狀可不只是一張紙卡能夠打發,它通常還會有繁複的墜飾裝點,而這些考驗手藝的功夫竟然都會成為「誠意」衡量的標準,想來怎不讓人驚懼?再者,除了卡片本身之外,招待狀裡通常還得夾上餐廳地圖、回函明信片,若有特殊要求(比方致詞、表演、乾杯)則需補放字卡以為提醒。這些過去看來貼心無比的設計,落到自己身上就成了一場艱辛的考驗。

煙斗搬來一張木桌,上頭架起了我們為此購下的印表機一台,周邊則有招待狀拼組材料堆積如山。我們面對面在餐桌坐下,手邊各擺數樣道具不等,堅定的互望點頭,然後埋首苦幹,一夜無話*。

招待狀的拼組過程包括:(1)印刷地址標籤、(2)張貼地址標籤、(3)拼組卡片與卡片內頁(視情形需要打蝴蝶結)、(4)張貼與會服裝通知於地圖卡後、(5)貼郵票於信封和回函用明信片、(6)將卡片、地圖、回函對齊收妥,移動卡片上角的蝴蝶結入內、(7)置入信封、(8)膠水封口、(9)封黏貼紙。每一樣聽起來都沒有太高難度,但麻煩就麻煩在瑣碎、量大,又容不得一點誤差。一個晚上忙下來,我充分明白了什麼叫做泰勒化,又為什麼這種分割、重複又斷裂的工作會導致勞動者的異化。事實上豈止是異化而已,那根本就是對肉體、精神與靈魂的凌厲剝削,以至於爬下桌時我們兩人都疲軟頹唐,簡直嗅不出一丁點兒喜味。

身體的疲勞尚未褪盡,轉眼又接獲了幹事來信索取婚宴派對上的餘興節目單,導致煙斗與我再次墜入焦慮狀態。我非常不滿的提出抗議,直言結婚典禮不是應該由我們兩人當老大風光享樂嗎,怎麼卻搞得這樣竭力勞心地娛樂大眾?煙斗無奈地搖頭,直言這種「累主角,爽觀眾」的特徵正是日式婚宴的精髓所在,否則書店裡就不會有一疊書刊指點新人如何「營造一個浪漫的婚禮傳奇」,也不可能有婚禮籌備師的認證考試與頭銜問世。「不然,」煙斗沒好氣的補充,「你以為大家為什麼那麼樂意出席?」我無言以對。

而這婚禮的勞動,序幕可才不過揭了一半而已哪。

*一夜無話:請參見瓊瑤小說,通常是用於馬景濤抱住陳德容緩緩向床鋪臥倒,然後鏡頭開始模糊拉遠的時候。雖然我們的一夜無話也是用於身體勞動,不過當然無涉纏綿悱惻的情節或綺話,濫用此辭純然是反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