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7, 2006

換簽

book
已經更新到第五版了...orz



去年來日時,我以留學簽證入國,一年的時效眼看即將告終,因此一完成入籍未久,煙斗就不斷催促我盡速前往各個單位完成相關手續。託此之福,我對幾個主要行政機關的地理環境和其辦事風格的熟悉度大幅上揚,也因而多了好幾篇題材可供日記之用。

同時也是因為這個漫長、瑣碎又分散的手續過程,我現在終於明白,何以日本各大書店裡必有一櫃專放「國際婚姻指南」,而且每一本肯定都厚硬如磚(當然也有國際離婚官司指南…)。還好手續再漫長也總有辦完的一天,苦等多時,本週終於成為我了結各項手續的最後衝刺期。

從台灣返回後,煙斗從信箱裡拾出一封明信片,上頭囑咐我務必在九月前再赴入國管理局,以取得上回枯等三、四小時的報償。俗話說打鐵要趁熱,雖然外頭天氣的確是炎熱不輸窯爐,但未免夜長夢多,還是決定趁著週一出發。

有了上回的苦等經驗,這次我學乖了,出發前先在袋內塞下三小本射鵰,順便備妥午餐用的三明治和紅茶飲料。要不是還放了護照和其他證件,眼前這個沉甸甸的包裹簡直就像要上高尾山郊遊似地。

一到現場,果然不改人潮洶湧的景況,更誇張的是這回連領取表格或申請再入國許可都得排上兩行長隊,遞交申請書處更是擁擠得連空位也無,單看就叫人打從心底累了起來。相較之下,領証處顯然是此地最空餘的場域,雖然索號也破四百,但算起來不過稍等三十多人罷了,再加上處理速度不慢,絕非上回動輒與燈號相隔兩百、三百的驚人差距可比。想來這是因為在簽證申請初期,就有大半人數因為資料不全遭到退件,之後又另有面談或其他審核需求篩除,才加速了餘下申請者的取簽速度。

於是我甚至還沒來得及打開三明治,手中也不過翻完半本射鵰,電子螢幕上便映出了我的燈號。窗口人員核對姓名無誤,迅速翻開簽證告知以行更換,並吩咐務於十四日內前往區役所重新登錄身份的細項後,便毫不遲疑地轉向下一本護照的處理。

一想到終於了卻一樁大事,更換過後的簽證又較利於覓職,而且短期內不用再造訪這個偏遠又耗時的鬼地方,心底一顆大石總算落下,興高采烈地返家去了。未料晚間煙斗檢查簽證時我才驚然發現,原來新取的簽證沒比留學簽好到哪去,時效同樣只有一年,意即我明年此時難逃相同厄運的侵逼。錯愕之餘我忍不住罵聲連連,一來悔恨當初沒有繼續申請留學簽,否則起碼可以多圖幾次免稅聊事補償;二來埋怨入管局愛找外國人麻煩,他們該不會是以為外國人每天閑著沒事幹,才老是要用這些名正言順但瑣碎至極的小把戲磨耗吾等寶貴時光吧?

事成定局,無法可補,於是我除了長嘆三聲,開始消極性地祈禱明年不要有人申請簽證之外,也只能默默在心底哀悼從此與我無緣的「免稅」二字,以及那些即將平白犧牲的稅金。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