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6, 2006

日相小泉

kjcomicco
網路流傳已久的明星臉:日相小泉與馬希特利博士(from怪博士與機器娃娃)



八月十五號在日本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日人稱之為「終戰紀念日」。

六十一年前的今天,昭和天皇宣布投降,由日本掀起的太平洋戰爭正式劃下句點。六十一年後,日相小泉純一郎不顧昭和天皇手諭內容與外界批評,執意前往祀有A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參拜,而且還刻意挑選這個極具歷史意義的時間點,讓已形緊張的日本與亞洲外交關係更顯雪上加霜。

清晨六時許,各大媒體嚴陣以待,攝影機遍佈首相官邸與靖國神社週邊,途中不時穿插直升機跟拍畫面,小泉參拜過程的一舉一動成為所有新聞節目討論的焦點。小泉純一郎的參拜行動之所以會引發巨大爭議,除了涉及靖國神社長期以來牽扯的戰爭、戰犯問題之外,也和昭和天皇反對合祀的手諭外流有關,再加上小泉毫不避忌地選擇終戰紀念日參拜,使他成為二十一年來首位於終戰紀念日前往參拜的首相,種種因素的混成更深化了此次參拜的爭議性。

小泉該不該以首相之姿參拜?這非但是亞洲各國批判的問題,於左右翼、與野黨對峙不斷的日本社會裡也是難解之爭。而可想而知,與此相關的論述將永遠不會發生交集,因為發言者各擁一套價值觀點,這套觀點又是整個近代史交錯構連的政治傾向、家族流脈、民族情感與歷史教育所成,絲纏撩亂豈只是幾人、幾回爭辯可以扒梳?

我不打算涉足這場爭議,因為我強烈的覺得任何爭議對小泉純一郎來說根本都不具,他不是都明說了麼?「反正早去晚去何時去都會遭受責難,那不如就今日成行」。這句話立刻在日本政壇掀起巨大風暴,支持與非難交錯如潮水波浪交雜而來,暫時撇開政治與道德上的是非對錯不論,我一聽到這句話時只有一個反應,「這果然就像小泉純一郎會說出的台詞」。

小泉純一郎在日本政壇裡的位置十分詭異奇趣:要知道日本政壇向為派閥勢力盤據,舉凡政治世家、出身校系、問政經歷與依附派系深刻影響著政客的發揮舞台與政治生命,高居黨魁之位實為派系傀儡之例並不少罕;更正確的說,沒有派閥支撐者幾乎也就等於沒有出頭的可能性。在派閥強霸的日本政壇裡,小泉純一郎竟然能以無派閥之姿出線,可想而知有多麼令人跌破眼鏡。這個特質使其罕見的成為少數不受派閥制約的首相。

小泉的作風爭議性甚高:他可以為求郵政民營化法案過關,不惜大刀闊斧解散內閣促成改選,並且大量啟用女性議員與閣員以求突圍。他崇尚成果主義,推舉稅制改良,有功於促成萎靡甚久的日本經濟成長,卻也同時瓦解了日本社會裡的中流意識,並助長格差成為日本無法逃脫的必然問題。小泉也從不掩飾他輕亞親美的姿態,無論國內政論如何以漫畫、社評諷喻他是布希的八公,他仍對布希開他髮型的玩笑怡然自得,還津津樂道兩人同行參觀貓王故居的過程。

我不知道多數的日本人怎麼評價日相小泉,但在保守、冷硬的日本政壇裡,小泉純一郎絕對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變數,否則他就不會輕易地以首相之姿道出「反正早去晚去何時去都會遭受責難,那不如就今日成行」這種簡直像是隨興和玩笑的莽撞話語。也可能他根本是個徹底沒有牌理觀念也並不深思的頑童兼頑固,思及則行,行而不計後果,遑論歉意、慚愧或警醒。所以下台謝幕,他硬是要搞個三百六十度空中迴旋,果然人人措手不及。

電視台反覆重播參拜過程,立場迥異的政客專家重聲評論,然而不知道為什麼,我邊看著這些後續追蹤卻邊覺得,小泉現在大概正翹著二郎腿、喝紅酒聽Elvis Presley,對自己惹出的風暴毫無關心。這就像是每個惡搞的頑童,其樂趣並不來自於哀號的結果,而是起於逗耍作弄的經過。更何況,小泉下台在即,又無派系續權顧慮,他早就沒有在意的必需,玩勁自然又狠、又放肆無比。

挑在終戰紀念日參拜靖國神社,是這個頑童首相下台前的最後惡戲,只不過,誰也不覺得有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