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3, 2006

金光鵝,生日快樂

goose



打完龎小弟成長紀錄文後,我發現我差點錯過了另一個重點,那就是妖女團摯友之一金光鵝的誕生紀念。

雖然從我認識金光鵝至今,她從來不肯浪費任何一個生日與408妖女團共度,不過看在她過去總是毫不吝嗇地出借男友小蓋供吾等作弄取樂的份上,我也願意不計其重色輕友的前嫌,在此為文聊表祝賀之意。

我跟金光鵝之間似乎一直有種奇妙的聯繫。我們幾乎總是劍拔弩張地鬥嘴,卻又出乎意料地在地理上分享著十分親近的距離;我和她隔鄰最近、甚久,彼此為伴地度過了七百多日有餘。我也非常訝異的發現,乍看之下個性完全相逆的金光鵝與我,居然會在一度風行的金庸人物占卜裡卜出一模一樣的性格(雖然我衷心希望,大漠裡持憾奔走的翠羽黃衫永遠不會成為我們必須面對的命運),這不得不讓我相信,也許我們兩個人之間真的存在著某種隱諱又難以割離的聯繫。

金光鵝的字典裡沒有「怕生」或「害羞」這樣的辭句,她和所有的獅子座一樣喜好熱鬧和新鮮,對所有潛在的趣味或者謠言充滿好奇,絲毫不畏懼挑戰與失敗,因為征服挑戰與難關反而能帶給這個星座極大的快感。正因如此,她從來不害怕與任何生人相對,因為她最大的絕招便是三分鐘內和所有同學家眷交好,而且立刻熟稔得宛如左親右鄰,我家人便是最佳的例證。

金光鵝同時也是研究室裡最活力充沛的象徵。在所有人都為論文進度精神萎靡、形容消頹的時候,只有她能秉持決心一貫華麗衣著風格,在蒼白的研究生活裡烙下五彩的註腳。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們回憶起當年時想及了任何一點色彩,十有八九是溢出於她調繪的色盤;她從來不吝惜用面容、身體、青春,證明世界多采。

金光鵝還是踴躍的樂趣追尋者,如果沒有她一馬當先的響應與支持附和,我大概很快就會對photoshop的合成技術失去興趣,更遑論將那些詭異的劇照合成作為研究生活的主要消遣之一,或枉顧羞恥地將之公佈於人人通行的走道。一直到如今,當年的照片還是能喚起我不可自制的發笑,以及對那些時日的深深懷念,那是我們合力共築的集體記憶來源。

金光鵝非常熱愛一切街談巷語,對八卦的敏銳度絲毫不遜於蘋果日報或壹周刊。我常常笑稱她簡直是新聞所的即時廣播站,所有的情報都逃不過她的眼觀耳訪,甚至時至今日,還是得仰賴她的資訊傳播才能掌握妖女集團的最新動態,並且跟得上系所內的趨勢變化。

八月三日是她的生日,過了這天她就加入我們已達的26歲。都說25歲後青春步入下坡曲線,但我相信她人生裡絕不會有下坡這個字眼。就算到了50歲、60歲、70歲,她應該還是會扯著嗓門、梳奢華髮型、掛滿叮叮噹噹的配件,然後搖著蕾絲蝴蝶蓬蓬裙,精力充沛落座在我的眼前,倒背如流地細數眾人的生死愛恨情節,順道責備我怎麼始終跟不上時代的流線。

獅子座的她和其他獅子有些不同,她是一隻五彩斑斕並且鑲了珍珠緞帶的母獅,吼聲底下藏著細緻的專情與溫柔(可惜不對吾等展露),俐落的動作裡裹藏著永不消褪的積極與精力。那是人生對她的贈禮,那是她對生命最熱誠的回應。

她是一隻五彩斑斕的獅子,蹦蹦跳跳地迎向了26歲的生日。

金光鵝,26歲生日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