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3, 2006

Sale!

0101-sparkling sale
0101百貨的恐怖魔咒


七月一日在日本的消費生活裡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日子,因為所有百貨商場的夏季折扣全都始於此日;平日那些只能眼巴巴望著高不可攀的專櫃服飾、皮包與鞋款,一到了七月一日簡直就像落入地攤似地,先是價格對半減折不說,還必定能召喚出大排長龍與瘋狂搶奪的群眾。近乎癲狂的消費主力想當然爾是以年輕女性居多,無論平日妝容如何精緻、行止何等優雅,一旦踏過百貨公司冷氣颼颼的自動門,她們就全都成了嗜血猛爆的阿修羅。

折扣季世界各國都有,但像日本這樣瘋狂的景況肯定不多。原因很簡單,一來日本的物價高居世界之冠,品質雖然精緻華美,但真要下手時心底免不了會有幾分抽痛;好不容易盼到折扣日,長久以來潛抑積壓的慾望當然不會放過。二來日本的折扣季不長,第一波折扣約莫只進行兩週左右,接下來改由另一批品牌接手,交出棒子的專櫃則無遲無疑地直入秋冬,所以動作只要一慢,連含淚揮別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說了這許多許多,其實最重要的關鍵因素還是來自叵測的人心之上,否則正月時109外就不會有摩拳擦掌的女性集團徹夜守候,百貨公司也沒必要在折扣季首日開出「上午十點提前營業」的承諾。這一切一切,都得歸咎於日本折扣季無分長短早晚,只要是堪稱精緻、經典、撩撥慾望的佳品,幾乎全在折扣季的首日就宣告清空(所以我說女人都是阿修羅)。是以日人從不嫌棄折扣兩週時間過短,因為好貨出清其實只要半天,次級佳品一到三日,實用常備款頂多一週。在此之後,就請自行撿拾遺珠聊補缺憾。這種差異也形成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往往窗外的夏日才剛剛起始,百貨店裡卻已經夏意凋零、甚至提前入秋。

既然都說了折扣季是女人不能錯過的活動,我在折扣季首日卻因為不得不赴校而無緣共襄消費盛舉的忿怒,不消說也可以想見有多麼深刻濃厚。本來心中已經有憾,到校之後同學討論話題又全都不脫折扣出征計畫,甚至連課後直奔澀谷響應消費運動的血拼團都定下了,讓欲行而不能的本人如坐針氈。

好不容易撐到下課後回返上野,百貨店內洶湧的人潮正式宣告我參戰時間已晚,只得先火速扯下幾個勉強可以補貼生計的拍賣用商品,再直奔二樓搶奪服款數件;要不是衝著約定時間已到,我肯定要再花上大半天搜括廝殺一番。

匯整今年年初和這次與會心得,我歸納出了幾個參與折扣季的鐵則:第一,眾樂樂不如獨樂樂;折扣季是戰場而非觀光地,一個人出馬都不見得可以逛得過癮,假如攜家帶眷友男伴女更只會削減購物興頭,再加上東等西候浪費時間又得忍受人潮傾軋,不但無益勝戰還可能破壞友誼,因此還是獨個出征來得過癮。第二,寧可錯取一百亦不可誤放一枚,這尤其適用於搶購半價出清的名牌皮包;稍微合意的商品只要入了手就請切莫鬆離,因為有物在手的慢慢猶疑,總好過蝗蟲過境了無殘餘的慘狀。第三,下見*的適度性必須。由於折扣季當日混亂紛雜,往往試穿就得花上三十分鐘的時間,未免光顧其他店面的寶貴時光流逝,服飾商品最好一週前就先列出完整清單並且完成試穿,當日按表取件即可,絕對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時間浪費。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下見」一旦遇上品牌響亮的專櫃商品,還是只有搖頭嘆氣的份。這些架子本來不小的專櫃,雖然衝著百貨折扣策略勉強削價響應,但端出來的商品通常會是一年甚至更久以前的流行。至於那些發著光亮燦晶華的當季新品,全都掛上精巧的「折扣外」標籤,並以冷漠優雅的姿態遙立相對。

戰火剛剛燃起,鮮紅的Sale/Solde標語熾烈燎原,每一回看見它們我都像是中了喃喃的召喚咒詞,而心裡頭那個持戟舞鉞的阿修羅,彷彿正要破繭。


*下見(したみ):前勘、事前調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