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4, 2006

國際交流館

20060723 035



接到東大寄來的宿舍申請通知後,我先是花了一天的時間驚愕、又花了一天嘖嘖稱奇,一直到昨天下午才終於回過神來認真思考宿舍問題。

當然,煙斗和我幾乎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確定不可能遷出現址。原因有三:一來今年春天才剛剛完成搬遷手續,當時勘查房舍與搬運工程對肉體精神的摧折傾軋,讓我深受安土重遷觀念薰陶的心靈備受驚嚇,以至於老早就嗆聲過搬家體驗最好能避則避、能免則免,早些兒落地紮根才可能安居樂業。二來,現居位址幾乎可以說是與學校比鄰,騎騎腳踏車就可以到校,對已經十分厭棄上下班時間電車內人口爆炸景象的本人來說,無疑是場渴慕甚久的甘霖。想想我從小學畢業後就沒體驗過這種近距離的校址,如今遇上了豈能輕易捨棄。再者,連天長地久都有時盡了,寄居的宿舍何嘗能逃過學籍年限?易言之現在搬遷後,必然注定我們數年內還得再遷,徒增困擾而已,想想也就罷了。

儘管如此,宿舍名單裡「東京國際交流館」的字號,還是一度令人決心動搖。

這棟坐落於台場海濱,日日對著東京灣夕霧潮風與彩紅大橋而立的留學生聚落,來日前曾經是我肖想非常的寄居地。即使明知地處灣濱意味著冬日嚴寒的考驗,但一想到那座方型玻璃帷幕大樓、一應俱全的木質家具與科技化設備,宛如小型社區的生活機能,就覺得多穿幾件大衣其實也算不了什麼難題。只可惜,別科生並不落在該宿舍申請範圍,我不得不含淚關去介紹網頁;雖然後來暫居的上北澤宿舍品質亦甚精良,然而當時不能圓滿的夢境,終究還是在心底蝕出了小小的遺憾,這回相見才份外有著難捨的掙扎。

再加上東京國際交流館不只有單身宿舍,也提供夫婦宿舍的申請,80平方公尺的寬敞空間分割成2LDK,想想比我們現在居住的公寓多了半倍大,等於是客廳、書齋和臥房都各自添增十平方公尺那樣寬闊。再加上租金幾乎是現在的一半多一點,水電光熱雖不如原先預想為使用放題,但單就租金省下的額度負擔起來倒也綽綽有餘。這些條件攤在眼前,不只是我,連煙斗都舉棋不定。

恰恰好昨天我們路行台場,一過「船之科學館」就開始聚精會神地等候那棟透亮大廈;最外層正好是夫婦宿舍的大樓,望過去只見對海的闊落陽台、檜色原木窗架、米白的2.5人座形沙發,以及後頭溫暖柔黃的燈色,一切果然都美好得像幻境的家,映照得煙斗的眼睛都發了亮光。

然而幻夢雖美,現實難逃,國際交流館最後在我們諸多考量下被留置在幻想的結界裡邊;這也許就如台場之於東京的都市意義一般,那是一處刻意營造的想像地域,是人為的建構場景,要在對的時間裡才能展現其虛擬的美好氣質,假期結束、入了夜,餘下的便只有過份的安靜與空曠,以及曖昧不明的空虛。夢偶而作作也就罷了,至於生活,也許還是下町的風吹起來實在一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