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8, 2006

戀愛巴士

LOVE BUS



這半年來因為時間限制的關係,我花在電視節目收視上的時間大大縮減,本來有一搭沒一搭收看的綜藝節目幾乎已經全數中退,唯一會定期觀覽的只剩下晨間與夜間新聞,再多一點就是前陣子日日盤據我家螢幕的世足轉播。這幾天因為煙斗出差的關係,再加上天雨不適外出的限制,我多出的餘裕時間只能在電視的陪伴下打發。

只是,也許是與電視兒童生活脫節過久,我在收視時就常常會陷入李伯大夢式的愕然,並且越來越清楚地感覺到時代和我之間正在擴張的鴻溝。原來在我忙於家務、副業、讀書的時候,日本並不是只有大雨滂沱和北朝鮮的飛彈恐嚇,影劇生態也已悄然蛻變,過去純情猶豫到連牽個手都要發抖落淚的「戀愛巴士」,而今已經進化為狗血灑不完起伏亦無盡的激烈劇情,撒謊、背叛、揭穿、退席威脅樣樣把戲都來,精采程度直逼峰迴路轉的偶像劇。

我在螢光幕前看得傻眼,深覺半小時前才在SMAPXSMAP裡頭播出的「喰いのり」*有趣多了,起碼諷刺效果深刻又明確,收視觀眾可以芻嚼笑點無慮大笑,不必如同觀看「戀愛巴士」這樣來得風雷閃電。

我已經很久沒收看過這個曾經是生活裡重要娛樂來源的節目。一來是因為生活瑣碎課業繁重,二來是它播映的時段不甚適切,這些時候我通常正落在作業或小考準備的泥沼裡,焉能分心顧及飲食男女無憂無慮的戀愛旅行?是以,而今的「戀愛巴士」是如何發展成眼前這副德性,又是怎麼搞出家裡有馬子還上節目把妹的轉折,我其實一點頭緒也無,因此除了一再張大嘴巴直吐驚嘆,順道對著即時通訊中的友人頻頻抱怨之外,實在拿不出其他反應。

以實境節目為訴求的「戀愛巴士」,出差錯其實不是一回兩回的事了;舊有成員打著名號大拍A片,純愛告白後閃電分手然後各自開啟演藝事業…戀愛巴士引來的「造假」批評並不新鮮,只是我常常想著,說不定就是這種亦真亦假的特徵才使得它看來那麼貼近真實。

今天的進度表情尤其是假極了,不但有仗義直言和友情的流露,還有暴怒者、有奔走者、有背叛者。其中以女主角(我已經完全不知道現在在車上的誰是誰了)為最,她流轉甚暢的噙淚眼神與克制的慍意簡直媲美崔智友,百分百具備重演「冬季戀歌」的激狂實力。被指責的背叛者雖然遜色多了,但那種遇到指責並不發難,而是卯起來收拾行李轉身走人的表現,實在也非常近似偶像劇的複寫。

當然這樣的「戀愛巴士」還是魅力不減,它又真又假,真的讓人充滿親近的錯覺與替代式的圓夢想像,又假的讓人有層免於受傷的隔閡和隨之生起的安心感。如果不是這麼又真又假,它恐怕就不會如此長壽,也不可能讓我邊看邊罵,卻還是邊罵邊看地拖到下週再見的句尾,並且忍不住開始期待次一週的演變。

所以,「戀愛巴士」玩弄的其實是我們的心理距離與想像投入程度,以及由是衍生的各種情緒變化。


﹡喰いのり:諷刺戀愛巴士的短劇,除演員著裝為動物之外其餘內容與戀愛巴士無異。今天的主題叫作「弱肉強食」,不及告白的獅子男索性把情敵斑馬一口吞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