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0, 2006

婚姻屆

20060707



西曆七月七號是日本的七夕,與之相關的聯想照理說應當包括:掛滿祈願紙的竹枝、青春洋溢的浴衣少女、繽紛花火,以及燃燒程度絲毫不遜氣溫的折扣祭。只可惜,今年祈願竹枝我沒看見多少(有幸見著的全部出於百貨公司的中庭),浴衣少女也如偶爾閃落的流星,花火季還在蘊釀當口,至於唯一熱切的夏日折扣,則因全國女性過份瘋狂的響應提前告終。偏偏還遇上了不穩定的氣候,使得原本當是炎暑裡一顆明星的七夕節慶,今年出乎意料的安靜。

再加上此地的七夕又無涉情人節慶,日人雖亦流傳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故事,但未若台灣開發出整套商業體系支撐,因此台北每逢七夕必然不少的玫瑰花海、纏綿情侶、烤乳豬岩燒牛排清燉豬腳云云華麗菜單點綴出的盛大風景,在這裡反倒成了無緣的夏日回憶。七夕,於是也就顯得不那麼「七夕」了。

儘管日本的七夕無涉情侶回憶,對煙斗和我而言倒仍然是個意義重大的日子,跨過了這天,我們在日本登記的戶政資料裡就雙雙失去單身身分--因為我們正式遞交婚姻屆,並且完成結婚登記的手續。

在日本辦理結婚登記的手續和台灣大抵雷同,A3大小的紙張上只要集滿男女雙方與兩名證人的簽字押印,並連同兩家戶口名簿謄本一同遞交,婚姻登記就正式成立,連同查對身分資料的時間,要不了十分鐘便可以搞定。若是單方為外籍人士,就多繳納一張單身證明與譯本,在附上護照和簽證查核,雖然瑣碎但也不致於麻煩囉唆。

不過,這一切都是「理想狀態」的條件。現實的情形是,當日煙斗和我至少多等了常人三到四倍的時間,而一切的問題全都肇始於我繁雜巨大的姓氏。這個連駐日辦事處都沒能打出正確寫法的姓氏,當天著實把日籍機構裡的人難倒了,原本只是三人交頭接耳地研究拼寫方式,過了五分鐘後人群已經迅速擴張,最後整個單位的辦事員無分男女老幼全都聚在電腦週邊,彷彿從來沒有一件任務能讓他們如此聚精會神而且合作無間似地,人人緊盯著螢幕推敲各種造字可能。

其實從經手人面露難色地手持證明往後奔去的岔那,我就已經明白一切的癥結何在,既然在台灣時我們都不能免去這個難關,來到該字幾乎無存的日本,想當然爾無從迴避。這次的問題有兩個重點,首先是吾姓筆劃繁多累贅,在漢字逐漸凋零的日本原本就屬廢字集群,雖然好不容易找著非常古老並備註有「不可作為姓名之用」的字體,緊接而來的第二個附加條件卻阻礙了運用的可能。

第二個問題非常微小,主要是導源於今體字與古體字的轉變,不過是有「點」無「點」的差異而已,但卻足以讓實事求是電腦系統偏偏非常落伍的戶政機構傷透腦筋。也因如此,多年來我申辦資料時不但得耗去不必要的等候,還常常得面對成績單、證明書、繳費資料上姓氏空白一片或亂碼重重,簡直像給人褫奪姓氏似的。我的遭遇還算好,聽過最慘的是親友中有人因為畢業證書多了一點,重大考試時差點被當作偽造證件逐出場外。

我家老爹曾經因為不堪其擾主動向戶政機關提出抗議,希望要不統一用字,要不加註有「點」無「點」字體雙通的說明,再不然乾脆全部幫我們改成有點的通用字體大家省事一些。戶政機關的回答也妙,「煩請您跑一趟中國大陸帶回祖譜以玆證明」,從此有點無點的討論就成了有題無解的爭議,吾等繼續承受無邊無際的等待折磨。也因此,我越來越不在意那一點有無的差異,畢竟假如二十六年來只遇過兩個人曾經探問「有點、無點」的問題(其中一個還是罕見的同姓),就不難想像普世之間對該字的誤解如何深刻,再怎麼費力說明不過也就是徒勞而已。

婚姻登記時亦同,是以當經手人拿了一張印上大大的「龐」字紙張返回,非常慚愧地解釋他們只能找著這個有點字體時,我毫無猶豫地就表示台灣戶政機構亦有此擾,反正兩字相通意義無別,請免除罣礙安心使用。經手人面部表情立刻轉緊為鬆,接下來的手續果然就順暢無比,要不了五分鐘便得到已經正式收下婚姻屆的回應,間接證明之前不必要的浪費全都是衝著姓氏而起。

我轉頭看看身旁的煙斗,向來非常堅持我應該在所有資料上填用繁體姓名,而非貪懶的以片假名拼音矇混帶過的煙斗,經過了這次的等待折磨,應該已經徹徹底底了解我不得不這麼策略性書寫姓名的苦衷。這麼多年來,這個詭異的姓氏書寫只有一次讓我覺得非常好用,那就是論文上線的時候;當時我堅持以正確寫法登記,原因無它,因為這麼做將使得所有試圖以姓名搜尋論文者不得其門而入,某種程度上有以體制反抗體制的諷刺作用(雖然這只限於輸入全名的情況…),勉強可以為我長年的怨氣稍作平反。

拉拉雜雜扯了一大堆,猛然才想到我著文原本是為紀錄告別單身,最後竟然扯成了姓氏書寫的心得文,果然期末到了,寫喜事遠不如寫抱怨來得文思泉湧。無論如何,二零零六年七夕,煙斗和我已經完成結婚登記。如果有人接下來想發問是不是結婚後改姓煙斗免除輕點有無的苦惱,請直接參照日本戶籍法條,外籍女性配偶除非自願申請日籍通用氏名*,否則不冠夫姓(日本男女通婚則恰恰相反,夫妻同姓為強制性的法律規定**)。之所以要補述這點,是因為自從宣佈訂婚消息以來,我起碼被問了不下數十回,「欸,那你不就要改名煙斗雷秋」云云。現引法條佐證,本人行不改名、姓氏書寫字體視情況策略活用,總之結婚了的雷秋胖,還是雷秋胖 XD。

*[夫婦別姓]漸成追求性別平等時的討論議題,JPING的折田明子蒐集的資料、意見與個人體驗很有參考價值。
**[夫婦同姓]:日本民法第750條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