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1, 2006

教戰守策

20060611 002



雖然前文已經提過,我不打算再繼續討論婚紗這個主題,不過在陸陸續續收到各家友人附上的照片和評語之後,有趣之餘忍不住想弄出評價表,也算是為此次過程做個總整。

在我收到的各項意見與評語中,出現頻率最高者如下:

(1)煙斗和龐老爹不可思議的神似性

遠在英國的摯友肥魚,此次不及趕回觀禮,只能改為奉上婚紗照供她解悶添趣。結果肥魚看完第一個反應,就是讚歎吾父與煙斗之間奇異的相似氛圍,另如金光鵝、琳達老師與M同學也紛紛發出類似的感嘆。其中,我尤其欣賞M同學的發言,創意獨具而且差點兒沒讓我笑到岔氣。

M:「(全家福照裡)你們那張全家福啊,你和煙斗的家人長得好像耶!」
R:「呃?全家福?那是我爸媽啊…XD」

(2)紅色極道戰鬥服非常具有本人特色

對於婚紗照的評語與禮服品味,人人喜好不一,有朋友認為金色復古風最能襯合氣質,也有人欣賞水藍色的青春甜蜜。然而只有在論及某一款禮服時,幾乎所有人都給了我一樣的評語,那就是紅緞平領露肩長禮服款,簡直堪稱本人個性的倒影。事實上不只是後來觀者深有此感,就連當初我們在試穿過程裡百般猶疑的時候,只有該款禮服是一出場便博得所有與會者的讚許。

那款禮服其實是非常素淨簡單的版型,它不若時下婚紗淨走蕾絲蓬裙夢幻路線,除了腰臀間舒緩蔓下的同色蝴蝶結,幾乎找不到任何可稱為妝點的墜飾。然而簡單歸簡單,它在燈光下卻冷艷至極,亮面紅緞上倒影出不規則的光影,A字剪裁與些微拖曳的長裙則襯高了整個人的比例,我一看就非常喜歡,親友亦有同感。

只不過有趣的是,我們擇取那款禮服原本是想借其拉抬優雅氣質,未料衣飾落定後,整個人倒散發出一種俐落、淨冷的氛圍。再配上當日內景的大理石壁爐、古典刺繡座椅、水晶燈和白玫瑰,我轉頭對煙斗笑稱,這簡直是極道之妻上身,而我果然還是適合耍狠。

除了接收各方回應,熱切討論婚紗訂約與拍攝事宜彷彿也成了一種熱門之舉,我已經分不清我究竟對哪些人提出過談判三大必(忌),總之這回書寫為證,有需要者請自行銘記於心以備將來之需:

(1) 集團戰術:無論喜餅或婚紗,舉凡所有涉及談約談價時,請一律採取集團形式應戰。

成員以三人為佳,而且最好全為女性,這一方面可避免男性成員失去耐性胡口答應而喪失談判利基,另一方面也可確保新娘假如殺價殺上癮,其辣狠勇猛的形象不至於提前導致婚約破局。我個人認為最佳的組合狀態是「新娘、新娘母親、母親平輩的女性親友」,最好能商請原本從事營商業務或法律保險者陪同,除了借助她們的圓滑和口舌應對技巧,也能平衡新娘或新娘母親因喜事上頭失去的殺價本能,或是礙於喜字下不願與人多生口角的顧慮。至於新娘同輩親友,這種時候通常發揮不了太大作用,一來玫瑰夢想未脫,看到婚紗通常會比新娘還早棄守,二來涉世未深,對顏面掛記得深,很難耐得住老練精狡的對手逼攻。

(2) 城鄉差距:城鄉差距在這裡可以引申出多重意義,同時也會因為考量的對象有所差別,優劣很難論斷,除了考量個人需求與逐一嘗試比較之外,絕無一蹴可幾之道。

譬如在喜餅的契約部分,我強烈建議務必要重北輕南,理由很簡單,在南部,各家品牌頂多只設一處分店,但在台北市內每個品牌起碼超過五家門市;十家競爭與五十家競爭情況的天差地遠,直接就會反映在服務態度、優惠贈品與價格空間上。再者,而今的喜餅產業早已全省連線,台北下單嘉義取貨毫無困難,沒時間一一造訪親呈,兌換券夾在帖裡,各人自擇時間領取也樂得彈性。兩相考量之下,當然沒有必要遷就小店的晚娘臉,反正換個地方訂餅,口感也不會差一些。

而在婚紗選擇部份就著實艱難,端視個人需求之別有所岐異。如果單就化妝與造型來論,穩座時尚情報龍頭的台北無庸置疑有豐富資源和精煉手法,化妝崇尚自然甜美,和南部一味追求喜氣華麗的偏好仍有差別(從睫毛是一根根種下還是一整片黏上的細心程度,以及眼影好用色系可見端倪)。然就價格與配套服務而論,南部則握有十足優勢,比方說台北礙於地狹景少空間有限,外景重複率高之又高,我走一套士林官邸起碼可以遇到七八對同好。此外,外景地的租車、新郎西裝等等全得自掏腰包,和嘉義婚紗店動輒以免費遊覽車外出周邊取景,還附帶新娘秘書隨車更換造型,服務的內容與品質堪稱天壤之別。至於何者為佳,就得回歸個人需求差異來判別。

(3) 聽不如說,說又不如白紙黑字來得妥切:經過幾次切磋交手,我深深體悟,這些喜字行業的話語甜美用詞耀眼,絲毫不遜於她們扛出的巧克力或精緻婚紗。然而也像所有的巧克力都會導致發胖、所有的婚紗都勒得你虛無昏茫一樣,這些蜜糖對話有時只是虛應的裝潢,太早暈眩於其間只會逼得你提早掀出底牌,拔鈔相對時硬是得比別人多送幾張。

所以,所以,不管她們如何稱讚你的體態勻稱、氣質非凡、五官靓美,不聽最好,聽了也記得如風消逝,千萬不要輕輕易易地就把它捧在手上或銘刻於心。老實說,在我出沒這些店家竊聽到的無數對話裡,我還從來沒聽過哪個店員一分鐘內找不出十個以上的客戶優點大力褒揚。同理,我也聽見了不少店員對前腳剛走的客戶發出的牢騷,凶狠程度通常就和他們剛剛領受的讚揚誇張不相上下。有鑑於此,聽不如說,說又不如白紙黑字來得有用,因為口頭上的華金錦緞全是春夢,記得在對方夢醒前,盯他寫入契約書裡才能一切管用。

*哪天等我有空,再把做給煙斗一家解釋台灣婚俗之用的教學PPT發上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