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0, 2006

返台記事-關於訂婚


20060611 084


由於我已經完全厭倦婚紗這個主題,加以流放海上的張狼正巧問起訂婚宴事宜,所以其他無關的旁支細節就此省略,在這裡我要直接跳談訂婚當日的各項見聞。

據說爸媽選定的訂婚日期為大好吉時(廢話,那個結婚日不是?),這意味著那一天街上的車潮起碼有一半來自嫁娶隊伍,大小餐廳必然場次爆滿,婚紗店內的化妝行列也註定排個沒完。於是乎,我七早八早就給扔到婚紗店裡忍受濃粧和法務摧殘,同個時段身邊還排排坐了四位新娘,各自透過眼前的梳妝鏡面彼此掃描,爭妍鬥麗,好不熱鬧。

如前所述,新娘造型通常耗時冗長,我因而有了充分的時間與理由觀測四方。只是不看還好,一看就是令人大驚的景象,原來當日該場次的化妝新娘除了本人之外,其他幾位全都是不過二十的青春少艾(我懷疑其中幾個甚至沒有超過十八),而且有致一同地身著寬鬆連身裙,癱軟地遮蓋著微微鼓隆的小腹。這個發現讓我驚愕非常,雖然回台前才寫了一篇關於「奉子成婚」比例攀升的紀錄,然而親臨現場感受還是非常不一樣。我開始覺得過去根本沒有必要耗時閱讀貝克夫婦(Ulrich & Elizabeth Beck)的長篇厚論,因為沒有任何一種說法,能比此時此地更讓我清楚明白到現代社會的愛情、婚姻與家庭結構是如何戲劇性地發生變化。

持著驚愕返家,接下來等著我的是一連串打以傳統名號的儀式。其實我的父親側為外省籍,母親是華僑背景,兩方都屬於不甚熟知繁瑣禮俗的族群,假如不是親戚朋友的大量意見指引,說不定我們連訂婚儀式都可以化繁為減,上好妝就直奔餐廳開飯去了。偏偏習俗這種東西的弔詭就在於不知者無罪,然若知之而不行,心底難免要生出幾分疙瘩。再加上煙斗家都已祭出日本的結納禮*為聘,我方當然也該來點具有文化特色的儀式回敬,才不辜負國際婚姻下文化交流的目的。於是乎,這日就多了一道在家奉茶和交換戒指的手續。

既然是自家儀式,自然也少不了親戚長輩坐鎮,除了本來就居嘉義的叔叔嬸嬸一路幫忙打點,二阿姨一家、自洛杉磯趕來的外公外婆,以及遠從巴黎請假前來的大舅舅也紛紛入了座。母側親戚分散亞美歐三塊大陸,這幾年幾乎都是以婚禮為由才能相聚,上一回正好是兩年前大舅舅女兒結婚,當時徹夜舞踊的法式婚宴我至今仍記(悸)憶猶新,結果這回就輪到我了,時間和人生的變化果然難以預料。

自家儀式裡除了親戚長輩的出席,還有一群非常重要的參與者,就是和我共渡了三年研究所歲月的眾妖精,不但個個排除萬難請假南下,還犧牲了賴床、敷臉、精雕濃妝的時間*,一大早就跟著男方隊伍一起趕到我家觀禮。我一直覺得這是整個儀式裡我最為珍惜的片段,那彷彿在姐妹的呵護下(或說是從大勇樓408)出嫁的感動,就像後來巨乳金傳訊來時所言,「我們永遠是你的娘家」。

儀式本身非常固定而慣例,然而總少不了沾染幾分當事人的特色;雖然我一直被擔綱媒人腳色的鄰居阿姨提醒「要害羞一點喔」,不過出門奉茶時依然改不了一貫的開朗豪氣,對煙斗家人時還謹慎尊敬,輪到我爸時就忍不住戲謔性地改稱「龐老爹請用茶」,轉身回房等候時更是無所顧忌地仗著有屏障遮掩,硬對妖精們的相機耍起鬼臉。

奉完茶、收完禮、換完戒指,到車隊來迎前還有小小的空檔時間,剛才只拍到新娘而無新郎作襯的親友不能滿足,自然又開始輪番上前拍照留念。拍照當然好,壞的是我難得敞漏的肩膀倒是給不識相的蚊蟲叮了幾個包,奇癢難耐還得裝微笑,簡直就是人生一大折騰。還好妖精們即時上前解救,我一邊從齒縫擠話暗示巨乳金幫我搔癢解苦,一邊繼續維持拍照用的專業笑容,那場面全被我哥看在眼底,成了他毫不留情的取笑話柄。

至於婚宴現場的實景,說真的我並不甚清楚,出於某種我們並不清楚的慣例,婚宴前我給半關在更衣間裡,連想到現場溜達招呼都不行,只能和輪番進來探班的中學、大學、研究所眾友人拍照留念打發時間。等到真入婚宴現場時,桌椅早已給人潮佔滿,除了三桌朋友群,其他盡是不太熟悉的爹娘雙方友人,這也算是台灣婚宴另一個不成文特徵吧。還有婚宴菜色如何我同樣不清,一來有妝彩脫卸顧慮,二來吃多了肥肚腩會扼殺禮服的美觀(更糟的是說不定會肥到被誤為奉子成婚),所以我除了開頭的片龍蝦、敬酒用的麥茶和末尾的甜湯之外,從頭到尾幾乎都是處於空腹狀態,和一旁大快朵頤,事後還非常滿足地讚許台灣喜宴菜色的煙斗,簡直是分落地獄天堂兩極,這大概也是所有新娘逃不過的難關。

婚宴開始得還算準時,收尾得也非常爽快,雖然沒能和眾密友把酒言歡、瘋狂拍照,始終都是我這一回小小的遺憾。不過,能在我甚為重視的朋友們陪伴下完成訂婚,已經非常、非常滿足。

*日本結納禮:長熨斗(ながのし:祈長壽)、寿留女(するめ:祈幸福恆久)、子生婦(こんぶ:祈子孫繁榮)、友白髪(ともしらが:祈白頭偕老)、末広(すえひろ:祈家業繁榮如扇開)。標準圖見此

**婚宴現場的重點請直接參考喬敬拍攝的影片,至於煙斗的「呼乾啦」演講部份,哪位善心人士手邊持有存檔,請務必傳來分享。有交有保佑,雖無捧花可擲,但我會隔空為你祝禱桃花發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