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4, 2006

返台記事-霞海城隍廟

20060607 001



為了這趟不長不短但給任務塞得滿滿滿的返台之行,我幾乎犧牲了所有課堂空檔與整個週末以追趕作業,煙斗則負責掏空冰箱存貨,以防一週之後只剩下臭味連天的腐肉敗菜等著為我們接風。一切收拾乾淨,六月六日晚間我們早早就爬上床舖等候天明,期間煙斗還罕見地露出緊張神情,為即將到來的訂婚儀式擔心焦慮。

第二天一早,我們一人一只超大行李,煙斗還好,但我的箱子裡有三分之二都是拍賣商品和分送用的土產,讓我一度懷疑這趟到底是回台訂婚還是衝刺銷售業績。我們這次回台正巧遇上成田機場第一大樓的南翼區重新開放,ANA/長榮據點全數移轉,所有手續自然而然也被歸至南翼區的櫃檯辦理。偏偏問題就在這裡,雖然ANA非常貼心的設置了十數台自助電子劃位機,但在缺乏事前宣導、人力不足,同時又自作聰明將所有ANA班次全都集中在一塊的下場,就是搞出了驚人的等待長龍,時間沒省到,最後還得喚來櫃檯小姐手工相助,電子劃位機就給冷冷地拋在一邊去了。

出於對婚紗照視覺美觀的堅持,再加上減肥計畫完全潰敗,我十分消極地改以禁食晚餐作為最後手段。臨到拍照日前則變本加厲,索性連午餐都進行瘋狂減量,泰半的菜餚於是都拋進了煙斗的肚腩。就這樣吃吃睡睡之間,我們終於回到陰雨綿綿的台灣。

下機後沒閑著,這天的重點除了訂婚宴上婚紗的挑選取件,以及拍照時各種瑣碎事宜的確認之外,還有一個重大的任務就是前往霞海城隍廟參拜。

霞海城隍廟是幾乎無信仰者如我,這幾年來唯二固定前往的廟宇,其聲名響亮與由來不用多提。這裡的參拜方式與其他廟宇略為有別,除了奉香燒金,廟方還會分贈甜茶與喜糖,意思就是讓你不只求助神祇的力量,還能沾染人間喜氣帶來好運。大概也是因為這種獨特的方式加深我了對它的好感,因為這不單是神氣人味都備齊了,還帶著那麼一點天助自助、人人互助的味道,的的確確和變數不定的戀愛過程有幾分相似性。

而在這個傳統之下,霞海城隍廟隊覓得姻緣者的唯一要求也很有趣,不是奉款、不是金牌、也非野台戲,而是一盒女方分贈親友的喜餅。原因無他,喜餅除了表達謝意,還能讓更多人雨露均霑。也是因為如此,儘管行程滿載,我還是堅持一定得抽個空到這裡報喜才行。

煙斗倒是第一次踏入這裡。之前老說要帶他來觀光兼參拜,卻始終礙著時間沒有成行,這回正巧遇上特殊的慶祝活動,小小一間城隍廟給擠得水瀉不通,連放個喜餅都得小心翼翼。

滿頭大汗離開磚紅色的小廟,我回頭望了一眼。第一次造訪這裡時我背負著那麼多的折磨,當時我只求一件事,讓我離開惡夢。然後好像就真的得著某些勇氣或什麼,我後來真的走出了惡夢,而且我遇見了煙斗。

我回頭望了一眼,突然驚覺,磚紅色的小廟彷若一種許諾,它有時像利刃,有時如線繩,纏縛與斷除之間似乎天定又如人為;那些難以掌握的幽魅,鍍染成了這座紅色小廟長年不散的靈光氛圍,為昏茫的人間愛戀多添了幾分玄祕與曖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