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9, 2006

TOEIC

20060523 003



我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麼病或者哪根神經不對勁,竟然犧牲了一個大好的假日午後,委屈地蝸居在日大法學院考了兩個多小時的TOEIC。看著四周緊閉的簾幕窗戶與教室裡密密麻麻的人頭,順道呼吸兩口森冷陰寒的冷氣,我只覺得整個人冰寒宛若身陷極地,忍不住開始憧想窗戶外的滿天陽光。

這是我第二次考多益,卻是第一次在國外接受測驗,照理說應該很有幾分興奮之情。只可惜一來與會動機和今年三月一度十分昂揚的就職焦慮有相當關係,說穿了只不過是紓壓性的衝動報名。二來報名以後我和英文始終保持疏遠有禮的距離,畢竟照顧日文都來不及了,焉能分心顧及百呎之外的蠻族語?於是就在我還想著該抽點空唸唸英文卻又絲毫抽不出空檔的同時,TOEIC准考證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鑽入信箱,還附帶一句考試就在兩週後的警語。

就這樣,我在毫無準備的狀態下被推入戰場,臨走前才想起連衣冠塚都忘了去上把香。

雖然煙斗看到考場後驚嘆連連,並且不斷強調這就在他公司週邊,不過我除了知道公司離巨蛋很近,夕陽西下時可以看見美麗的東京風景之外,對於水道橋一帶的周邊環境可以說是完全不清,出了車站後我就開始陷入迷境。還好TOEIC最大的優點就是它風靡全日本,下至就職活動的大學生,上至公司管理人才,這年頭誰要是不考考TOEIC就等於自告前途滅亡。這種特性於是造就了毫不遜於羅德-巨人交流戰觀賽的應考人潮,是以徬徨未久我就找到和我一樣手持准考證小地圖的應考者,而且單位乃係以群計算,頓時讓漂流者如我有種海上浮木抓不盡的安定感。

跟著人潮前行,不久就順利抵達日大法學部的考場。考場內放眼望去間間都是百人大教室,座無虛席不說,光是日大法學部這裡起碼就有十間教室應戰。換言之以單一考場千人,再加上日本國內其他考場的方式推算,應試總人數該是可想而知的壯觀,TOEIC風靡日系企業一說果然不假。

距離上次考多益已近四年,除了當時是和肥魚一起應試,還在現場巧遇高中同學等等插曲,我對考場考題幾乎已經全無記憶。這次應試比較印象深刻的特點在於日本考場設備的精良。此地的播音器材並非全班共用一只品質堪疑的播音器或錄音機,而是在考場走道上分別安置八~十台播音喇叭,如果不是裡頭英語成偏擾人至深,我可能會以為誤闖了某個演唱會現場。此外,這類考試閉戶關窗的習慣雖然無異於台灣,但是因為多了中央空調紓解,即使是氣溫已經不低的五月末,也不至於出現外煎內熬雙烤其下的苦境,倒是沁涼的溫度一度讓我冒起雞皮疙瘩。

除此之外,和台灣比較不同的是這裡多了手機檢查的手續。考試開始前,考官除了要求所有人手機關機之外,還得把手機和準考證平放桌上,以供回收准考證的巡場人員檢查。一時間各大桌面分別為五顏六色所佔,倒成了冷硬測驗裡一段瑰麗又詭奇的插曲。

多益測驗最大的特色在於內容活化、商業應用文章比例極高,而且與其說它測驗英語能力,不如說它其實是試圖要檢證語言學習過程裡養成的推論能力。這種測驗方法的好處是你即使不懂得所有單字的意義,只要掌握語言規則變化的邏輯,仍然能夠從中掘出解答回應。然而這種方式自然也有其風險存在,畢竟掌握規則和活用本質上是兩種斷裂的領域,測驗王者出國卻栽了滿頭包的挫折比比皆是,這就讓人免不了要質疑語言測驗真正的意義?

多益測驗另一個特點是問題總數繁多,而且嚴禁在問題用紙上進行任何筆記。雖然我不太清楚這項規定的緣由(日常生活會話也無暇任你筆記思索?),不過聽到正解後在答案用紙上畫記也是一樣,即使不便但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裡。至於問題總數繁多這項特點,帶來的困擾除了作答的時間壓力之外,也包括了作答時不斷湧生的煩躁厭膩感。

兩百題,兩百題耶,這豈止是英文測驗,簡直是定性、耐心、集中力的總合評量了。也多虧了這麼龐大的題數,我做答完畢後連檢查的興致都闌珊,匆匆收起文具後便開始望著手錶倒數,巴不得分針秒針移動得再快速些,好讓我趕緊離開這個冰冷的教室、這團巨大安靜的沉悶。

考試結束,午後陽光燦爛,水道橋車站的寒暄問候道別全和多益有關;他們或是同僚友伴,或是來自同一個補習班,獨獨我格格不入極了,像誤闖禁地的無知旅客,對英文的熱情不會多過手裡那包POCKY。

足見我一定是犯了病或哪根神經不對勁,才會在這樣大好的假日午後,自虐性地餓著肚子考多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