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6, 2006

J's Table@Akihabara

blog-20060502-1

春學期和秋學期最大的差異,莫過於放假名目與假期總數的天差地遠,因此無論晚春的日本如何藍天白雲春暖花開,沒假的人要不是狠心翹課棄學,要不就只能認命地對著書桌和課本垂淚。幸好,在開學第一個月不知不覺畫下句點的同時,這學期第一也是唯一的一次連休假日終於降臨眼前。

我的黃金週序曲始於前夜和喬敬的秋葉原晚餐。喬敬不但是我到日本以來第一位(感謝林小佳,現在這個數字晉升為二了…)前來造訪的「恩客」,也是最常和我在東京街頭餐敘的舊友(坐二望三中),同時還是會持續update各項台灣網壇與國際網路組織情報的流動資訊台,每回和他碰面我都很有肉體智識皆飽足的充實感(聽多說多吃得更多…)。因此上週一接獲喬敬來訊,我二話不說就在行事曆上打了圈圈,還力邀假期前正巧忙碌到最高點的煙斗一起出席。

餐會時間與飲食對象既然敲定,接下來就是地點的篩選問題;在這方面我從來不拿手,因此唯一能做的就是拋出各項華而不實的古怪條件,供煙斗作為搜尋參考的關鍵字使用。煙斗果然很給面子,先是推掉另一攤餐敘,接著又找來一間俯瞰秋葉原的洋風餐廳,飲酒吃肉時秋葉原往來頻繁的車站路線就在眼下,很有幾分食飲東京又踏踩其資訊脈搏而立的痛快。

選擇秋葉原作為晚餐地原因很簡單,一來此處堪稱東京消費科技最尖端的伸展台,舉凡最新、最小、最精細、最高速…總之所有可以被冠上「最」字以利行銷的商品,都不會錯過此地曝光的良機。而既然喬敬、煙斗與我是因網際網路相知相遇,那麼自然不會有他處比這個充滿光纖電纜儀器女僕和宅男的科技叢林更適合作為吾等敘舊的背景。

再者,受到電車男的周邊效應庇蔭,如今的秋葉原早已經千蛻萬變地翻了不知幾翻過去。昔日只聞青年男子汗臭與頭皮雪片紛紛的的冰冷區塊,如今已成足與新宿池袋分庭抗禮的觀光勝地;先是電器界的高島屋YODOBASHI CAMERA推出巨型賣場,接下來又陸續新增了好幾棟未來感十足的辦公大廈,然後美食街、咖啡廳、女僕店爭相崛起,再加上慕名而來的外國信眾和原來已經充沛的AKIBA系男使徒摩肩擦踵,秋葉原無庸置疑已經成為消費文化繁盛崢嶸的片隅,千里迢迢來了東京當然沒有過門不入的道理。

拉拉雜雜扯了一大堆,其實終極原因莫過於煙斗和我都已經中了UDX大樓的迷蠱。秋葉原光燦晶亮的UDX大樓是煙斗和我通勤通學必然膜拜的風景,隔著山手線玻璃望去,這棟華麗氣派的大樓簡直就像蔓出玫瑰藤和童話氣的堡壘一樣充滿誘人魅力,對通常已經在電車內累成一灘爛泥的我們而言,此地每一處流洩的光亮都像招引的手印般不容抗拒。如此長期視覺轟炸的結果就是消費慾望勃興,一探這座科技巨塔早已成了悄悄在心底萌芽的秘密,如今既然有喬敬造訪這個光明正大的理由作為掩護,我們豈能輕易任其擦肩而去?即使最後還是無緣一睹其內風采,至少也要讓UDX成為橫越視線的風景。

基於以上理由,這頓秋葉原晚餐不但有潮香濃郁的櫻花蝦披薩和豐醇的凱撒沙拉填飽味覺,亦有光亮粲然的電器街夜景與科技大樓以饗視野,再加上輕快流洩的小調以及喬敬健談不絕的話語,一瞬間我彷彿重回前幾年的APNG Camp晚宴;那一場場揉合了海灘、夏日、酒精氣與亞洲腔調的宴會,如今想來完美得十分不真切,就像所有逝去的青春歲月,是一種不容追悔、非常遙遠的甜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