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2006

下流社会


前兩日的慶早戰打出了一一平的成績,這等於是天上掉下來一日預想外的假期,猶如假期荒漠春學期裡的一場甘霖。由於五月最大的任務──研究計畫已於昨日完成*,我又不想那麼早開始為作文煩惱,索性就翻出了四月初和煙斗從丸善抱回的大疊書籍打發空檔。首要目標無二,當然是去年抵日以來已經如雷貫耳的【下流社會】;內容出乎意料有趣,我就這麼翻著翻著讀完了這本手掌大的文庫本。

這本由三浦展執筆的【下流社會】,去年在日本創下了極佳銷售數字,因之而起、與之相關的討論一再衍生,彷彿整個日本都陷入了一股「下流」的焦慮。這本書之所以能夠牽引這麼大的迴響,除了與書中內容處處直指日本當代社會景況發言有關,也反映出了近年來「格差社會」和其引爆的各種社會現象,確實已經成為日人潛在的不安。

三浦展的【下流社會】有幾個有趣的特性值得一提。

首先是他的書寫型態與特性。翻書之前,我一度以為這會是一本僵直的研究報告,一如其他所有社會學理論的衍生產物,雖然針對現象發言,卻援引大量的理論並且夾雜繁瑣的社會學分析。接觸之後發現我的預想完全錯誤,【下流社會】嚴格說起來不能以理論書籍視之,它比較近似於社會評論,但佐以大量的問卷調查與訪談分析為基礎,從數字的變化裡頭擬構出日本社會內現存的格差實景,再由訪談中的端倪細勾現象的深意。

有趣的是,書中他大量參考了格差社會研究的日本學者說法,但如西方社會學理論和文化研究的觀點,在這本書裡頭幾乎毫無蹤影。他唯一提到的一個西方學者叫做麥克魯漢(Matshell McLuhan),而他之所以提起也只不過是為了對「地球村」(Global village)進行翻轉。這種不受縛於理論方法的研究模式,對我來說是一種新鮮的接觸,這個特點不只出現於三浦展的著作,關於東京都市學的討論裡也有非常近似的傾向。我一直揣測這也許是東京長成的奇形怪狀已經超越西方理論可以囊括,也許是日本獨有的學術培養體制,使得他們與那些盤根錯節的古老理論隔了濛紗。這未必不是一種好的作法,沒有巨人的肩膀可以倚靠雖然走來顛簸,踏出的步伐上卻多了更多揮灑。更何況,他山之石並不是沒有砸腳可能,也未必什麼時候都可以用來攻錯(同理,在台灣要是像他這樣寫論文,也一輩子不用肖想畢業了吧),日本現在遭逢的格差問題,回歸其社會本質與發展過程思索,也許比借諸四海理論還要有用(啊,可是我有沒有機會、有沒有可能像這樣做研究?)。

對我來說,【下流社會】裡頭有幾個關鍵重點:第一,三浦展要解決的並不是「格差社會」、「中流-下流」的挪移過程或緣由。雖然他在說明時多少觸及了背景資訊的提供,但是【下流社會】一書最重要的關鍵,其實是他試圖透過多重標準、量表與面向,勾擬出社會內存各種層級的生活風格與思維差異;意即,三浦展關注的不是歷史與演化的過程,他要揭發的是明明確確、真真切切地在這個社會裡「正在」進行的現狀。

第二,三浦展開宗明義的戳穿了「尊重個體差異」之說試圖掩覆的社會不平等假象。這個段落也是我讀來最痛快的地方,因為三浦展非常堅定的指出,「自分らしさ」的定義已經發生變化,如今以此為盾為蝸居生涯辯駁的青年世代,通常忽略了這個鴉片似的假面具,已經如何麻痺了他們對社會分裂的知察,以及在無知無感的時刻裡,上、下流間的機會落差,是如何一再地被生產、複製、強化,終至抹去他們本來無多的翻身機會。

階級從來沒有消失,階級也絕對不會消失。很多人說網路提供了新的發聲空間,在裡頭人人位置平等,擁有一樣的發聲機會與權力,我打從心底不相信這個說法。我們可以說網路提供了一種比較充滿空隙、充滿顛覆可能、充滿另謀生路的場域,但要說這裡頭不會自成階級實在牽強。網路迷社群裡頭會支分派系層級、網路相簿社群亦同,BLOG隨著集群現象的崛起,這個特性也只會增強不會減弱。網路尚且如此,遑論現實社會。然而真正可怖的並不是階級形成這件事,而是人人自我矇蔽以至於就忘了或對階級存在進行否定。所以我說我讀這段尤其痛快,因為三浦展說得俐落乾脆,格差社會之所以無法逆轉,追根究底就在於這種鴉片性的麻痺與癡愚。

第三,【下流社會】最大的特色是他奠基於大量的調查資料之上,因此書中處處充斥著統計表格和訪談資料彙整。說是統計,其實多半是卡方交叉的百分比率,和複雜的演算模式沒有太大關係,更重要的是他評量而出的結果非常有趣,有時看著看著甚至忘了要回到文字裡。

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他針對上、中、下流團塊Jr.的消費行為與癖好做出的比對,而被歸類為經濟能力最豐裕的上流區塊的女性,在對名牌的熟知、愛好程度上都遠遠低於中、下流同齡者。三浦展舉了手錶的選擇為例,當中、下流女性迷戀卡地亞之流的精品時,上流女性最常使用的卻是國產的CITIZEN。遺憾的是三浦展並未對此做出進一步的解釋,其實這個段落應當可以扣合到三種層級在休閒娛樂的選擇說明,從而帶出大眾媒體訊息對三者影響力的差異,再反推呈現媒體近用與社會層級間的關連性。不過倒也不是只有此處,全書中很少見到三浦展在媒體作用上著力,這點倒是有幾分出乎意料。

第四,三浦展在【下流社會】裡提出了大量的說明與佐證,展示異階層在持具資本與生活風格上充滿的各種斷裂。我前面說到三浦展的重點在於揭示現況,但其實通篇文內也不時可以見到,他仍然試圖對這種斷裂與落差的形成做出解釋。對三浦展而言,外在環境與日本政經體制的變化無庸置疑是主要原因之一,但還有一股關鍵性的力量,乃是來自於外在環境所釀成的思維特性;亦即,稅制修正、教育改革、經濟體制的變化促成了思維型態的轉變,過去的向上意識正在崩解,滿足現狀成為社會內部的主要風潮,而當社會發展實際是呈退步、社會中大部分的組成人員又傾向無改變的安於現狀時,織就的日本自然遠較過去內外皆求萌上的時代萎靡,甚至呈現退化狀態。

末尾,三浦展針對他自己針貶的問題提出了解決之道,然而相較於前頭精采的分析,這些諸如「東大免學費化」、「開辦網路授課」等等建議,看起來卻顯得過度理想而牽強。三浦展也許應該讀一讀傳播理論必提的知名案例,想想當年為了提升黑人勞工階層教育水準而開設的「芝麻街」(Sesame street),為什麼最後最大的獲益者卻是白人中產階級的子女?這也許會讓他重新修正那五項挽救性措施的內容。

我讀【下流社會】時雖然過癮,卻也始終有揮之不去的膽顫心驚,約莫是閱讀的同時,我也不斷在摸索著自己的定位點罷。在這個號稱平等,但所屬群體的差異卻散佈在各種可見可識的標誌的社會裡,人的層級像刻在臉上的印記,自己從來無識無感,他人的眼光卻無時無刻不提醒,這大概也就是環繞格差而生的討論,何以能夠風行此地、刮捲人們關注的根本原因。

這畢竟是一個非常在乎別人眼裡自我倒影的社會啊。

*應該說在我寫得吐血,煙斗改得吐血的激戰後完成。
**三浦展提出了下流社會的五種神器:個人電腦(PC)、手機(pager)、Play Station、寶特瓶裝飲料(PET bottle)和洋芋片(Potato chips),引以為戒(我最近有買DS LITE的衝動...)。

***三浦展(2005)。下流社會:新たな階層集団の出現。東京:光文社。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