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3, 2006

奉子成婚

週五晚上到健身房消耗熱量,偏偏去的時間非常不巧,跑步機前的螢幕既無新聞報導也沒有精彩日劇相伴,逼得我只能在形同廣告播映的音樂頻道、老人推理劇、太田總理大臣和聒噪魔女細木數子之中擇一以為打發時間之用。

前兩者連想都不用想就可以直接剔除,搞笑藝人太田光的[太田總理大臣]這個節目雖然創意滿點也有幾分意思,但他右傾的論調偶爾還是讓我覺得偏激而危險(裹以娛樂化糖衣的右傾論點尤其如毒藥一般可怖)。消去法逐一清除,剩下的便只有細木數子的半預言、半說教的談話節目了。

細木數子是這幾年日本大紅的魔女主持人,原本以占卜起家,爾後因發言尖銳辛辣風格獨特,遂而大紅於電視媒體。雖然我一點都不相信她的占卜能力與預言(事實證明去年被她稱讚前途大好者今年都塞到了極點),不過畫面上帶過的一份折線圖,以及細木數子個人欽點的今日討論主題,倒是勾起了我幾分觀看興趣。

她選定的主題是一則名為【日本奉子成婚比例攀升】的新聞報導。這則新聞源起於厚生勞働省公佈的一份人口統計報告,其中一項是關於【婚期<頭胎子女懷孕期】的統計數字,說穿了也就是先有後婚的比例高低。

我回家後找出了這份統計報告,細看之下果然驚人:從昭和55年(1980)到平成12年(2000)不過二十年間,日本婚前懷孕的比率不但逐年攀升,還有倍數翻轉的傾向。而到了平成12年,因婚前懷孕誕下的新生兒數目已經佔去該年度新生兒總數的四分之一。這也就是說,婚前懷孕在日本不但非屬罕見,奉子成婚甚至已經可以視為此地重要的社會現象之一。

我沒有興趣評斷婚前懷孕或先有後婚的好壞良劣,這個現象的出現原本就反映了現代社會情愛關係與婚姻觀念的轉變,同時還涉及整個社會環境的氛圍與文化價值差異,過多的道德論斷與標籤都並不具有遏阻的功能或者扭轉的可能性。是以我反而比較好奇台灣的此一統計,甚至我覺得應將未婚墮胎的比率合納一起對照,如此一來不定我們將不只觀察到【男女交往、婚姻、生育】過程與觀念的翻轉,還可以從兩地的比較中窺見異文化看待生命與兩性關係的差異。

當然並不是「結束無辜生命太殘忍,因此寧可先有後婚」就代表比較珍視生命的價值,畢竟生而不教不養或棄之如敝屣的惡意,常常得使社會賠上更龐大的修補成本。因此我說看待此事時若施以道德評斷或宗教口吻俱無意義,我們應當追問的是選擇的背後纏繞了何種顧忌、有什麼考量與牽掛,然後從裡頭抽絲剝繭,找出所處社會裡潛伏的價值觀。

我並不喜歡細木數子,也不見得多麼認同她提出的各種道德訓誡,然而這日她選定的這項分析著實有趣,因為數字的底下、批判的矛頭和憂心忡忡的背後,藏不住的是日本社會正在面臨的轉折與變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