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 2006

薛西佛斯的巨石

前幾天登入了久違的博碩士論文期刊系統,發現八個月前就已經繳交的論文在經過不知名的冗長手續之後,終於在搜尋系統當中登錄有名。不只我,研究室眾妖獸的作品都已全數上線,只可惜依然是呈現不開放下載狀態,我因而無法透過那些硬梆梆的文字追想研究生涯光景(更重要的是我始終都不知道大夥是如何在謝辭中彼此諂媚恭維...)。

比較有良心的金光鵝已在日前公佈謝詞,至於其他人,請稍微釋放誠意,雖然我們差不多都已經忘了曾經有論文這個難題。

我找出了我的謝詞,現在讀來百感交集,最主要的感傷莫過於首段裡提到"我已經在下山的坡路上歡欣舞躍,而且暫時沒有回頭的打算...",現在卻似乎得跳向另一個山頭,重新開始推巨岩的遊戲。

日本的石頭,會好推一些麼?

(當然不會,想也知道是廢話...P.S.我恨研究計畫)
---
誌謝

如果要說研究生生活跟薛西佛斯之間的差別,那就是幸好我們的推岩之路還有終點,所以當任何人翻開此頁時,就意味著我已經在下山的坡路上歡欣舞躍,而且暫時沒有回頭的打算…XD。

這篇論文的完成,首先要感謝指導教授柯裕棻老師。認識老師六年,承恩之處甚多,寫幾次謝字都不足以盡述感激。而我特別記得的是碩一那年遇上挫折,當時緘默地壓抑著痛楚但苦悶到了極點,假如那時沒有老師靜靜地聽我說話,今天恐怕也不會有論文和誌謝的出現。對老師的感謝,深深刻刻放在心裡,我會一直、一直記得。還要感謝郭良文老師和方念萱老師,在口試過程中給予各種意見與指教。也謝謝研方課的蘇蘅老師和黃厚銘老師,兩位老師對報告的評述和建議,帶給我許多思考上的啟發。

其次,感謝文中所有的受訪者。若非因為匿名的倫理考量,真的很想列出你們的名字,並且一一寫下謝意。你們提供的經驗對我而言非常重要,因為那不單是學術上的分析而已,更是讓我重新思考網路意義的契機。和你們進行訪談的時光,無疑是論文書寫過程裡最美好的片段,很開心認識你們,也謝謝你們的幫忙。

此外,特別感謝爸媽無條件容忍我三年的米蟲歲月,以及期間一切假抒壓之名所行的置裝、飲食和墮落消費。感謝好姐妹肥魚不時稍來糧食與鼓勵,撫慰我其實已經超重甚多的肉體與枯竭的心靈。感謝408的張狼學長、小針偉、琳達老師、巨乳精、金桃花、怪咖雯、金光鵝、LP和少東,因為有你們,研究生活才有了期待。感謝喬敬Benson、Joanna和Ian,和TWING的相遇,是我研究生涯裡最美麗的一場邂逅。

最重要的是,大好きな淳くんへ、今まで、ずっと応援し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これからも幸せになるように、一緒に頑張りましょう。

很開心,終於可以透過這篇誌謝,和你們一起分享畢業的喜悅。

---
如今和當時最大的不同,是大家都開了blog。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