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 2006

老龐與詹姆士的東瀛遊-5

複製 -20060509 057

東京庭園美術館

周一全日無課,煙斗也請假相陪,可惜天氣始終沒能轉晴,陰陰冷冷的簡直不像春天到了極點。天氣不佳、遊興大減,整個早上只逛了五分鐘腳程以外的四樓購物商場,老爸在這裡勤添衣裝和嬌小可愛內夾杏桃一枚的甜酒半打,老媽則買了蕎麥麵及專用醬油打算回台試驗。午餐吃的是煙斗媽前日在鎌倉買下的名物稻荷壽司,原本還擔心份量不足,結果早晨缺乏走動進餐又離朝食不遠的結果便是即食即飽的下場。

下午依然天陰,再坐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撐了傘,照原訂計畫先往東京庭園美術館出發。東京庭園美術館地處高級住宅區白金高輪,從我們這裡搭上地鐵還得七拐八彎地換上好幾趟車。不過一出車站,四周氛圍立刻明顯有別,先是精巧、帶著歐式風格的大樓建築立於眼前;再細看去,陽台上還有雅緻的低矮欄杆,不遠處則是美術館庭園的綠意盎然。

東京庭園美術館的前身為舊朝香宮,戰爭以前是貴族所據宅院;戰後受到憲法與稅制束縛,曾經叱吒風雲的貴族一一沒落,先是被抹去頭銜,接下來又因土地重稅逼捐,最後的結果就是逐一釋出、歸公國有或為商人接掌的土地門宅。貴族魂靈已遠,唯有木雕的門檐窗緣、淺象牙色的漆牆、偌大的草坪和鮮妍鬥麗的薔薇花園還踟躕原地,奮力撐起最後一點奢美。

此處有兩大庭園,一是小橋流水、青木紅葉堆砌的和式傳統,色薄靜謐,像古老的軼話物語。又一為翠綠草坪,周圍攏著一圈薔薇,株株都結了花苞無數,本來不寬粗的枝幹彷彿要垂下肩來;裡頭胭脂絳紅、霜雪晶白、糖蜜橘、檸檬黃、霧嵐紫一字排開,花叢裡的熱鬧彷彿還映演著多年前貴族世家的絕代風華。

複製 -20060509 002

表參道HILLS

離開庭園美術館,雨幕漸厚,我們不得不捨棄六本木HILLS的週年紀念攝影展,改赴表參道躲雨。原本想帶爸媽品嚐去年一嚐印象深刻的Pierre Herme,可惜雨太大了,才走到中途已經舉步艱難,就近在煙斗口中的偽教堂落座,以四份午茶的代價換取一方屋簷避雨。之後又晃進表參道Hills,這座落成不久的購物中心狹長外觀不甚討喜,裡頭的設計卻非常令人驚奇;大膽的天井、階梯、角度、光線營造出鋪展層疊的視覺效果,佔地不闊的大樓搖身成為豐富深邃的幽井,越往下步去便越有如入輝煌龍宮一般目不暇給。唯一的缺點是此地商品起價完全不可親,一顆巧克力糖相當於外頭一兩盒,龍宮果然非屬凡人遊地。

空氣裡盡是雨絲凝下的涼意,別過貴族宅邸、走出龍宮華苑後,我只想趕快把痠疲的身體拋回家裡;那間小窩簡單素樸歷史猶新,沒有繁瑣的設計也沒有深宮大院的氣勢排場,然而裡頭就是有一種魅惑性的溫暖,像在幽深陰暗的雨巷,遠遠燃起的一道火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