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 2006

老龐與詹姆士的東瀛遊 -3



爸媽造訪的時間雖然正逢日本黃金週假期,但不幸的是命苦如本人我,不但黃金週假沒能放全,連大好週末都還逃不過上學的命運,完全無法善盡孝女兼導遊的職責。幸好社會人煙斗雖然平時工作忙碌,該放的假期倒是一點也不虧欠,於是週六上午的觀光導遊重責就由煙斗一肩扛起。

中午休息空檔,急匆匆趕到餐廳食堂時,爸媽和煙斗剛剛用完餐。根據爸媽回報,校友煙斗已於上午詳盡解說慶應內部設施,還試圖帶兩人闖關舊圖書館未果(大概是想拿論文給爹娘閱覽博取稱讚…XD);下午得上中文課的煙斗先行離開後,我趕緊帶著爸媽走出校門並告知周邊尚可閒逛之處,約好碰面時間,又慌慌張張趕回教室繼續下午的課程。兩點半鐘聲一響,旁邊的安桑、王桑就分別轉頭催促我速速去行孝親之責。原本還擔心兩個小時閑晃時間太長,不通日語又不熟悉環境的爸媽可能悶得發慌,沒想到他們把慶應周邊一帶全走了一遍,還到咖啡店裡喝了悠閒午茶,很有幾分得心上手的從容感。

既然慶應周邊都已經走遍,上次遊日時他們又已經造訪過東京鐵塔,那就沒什麼必要在公司群聚但鬧區貧乏的三田浪費時間,我帶著爸媽搭上山手線直奔新宿,打算買件和春季風衣給老媽作為母親節禮物。

新宿的街景和上野、三田原本即不相同,五光十色、商品喧嘩的高樓林立不說,各種華麗布景和櫥窗擺飾更是造就了此地視覺上的色豐彩潤。加以這日適逢週末,華服精妝的逛街人潮幾乎把地下街與站前的百貨大道淹沒。黃金週買氣大盛,光是找風衣的尺寸顏色就花了好一段時間,之後又分別逛了無印良品和PEPE,順利買下老媽指定要帶回台灣使用的防滑衣夾。龐老爹雖然也在MUJI看上一件麻織休閒外套,不幸的是日人肩窄腹小,老爹費力擠上卻有爆扣危機,最後不得不黯然棄守。

離開新宿後,我們手上多了兩大包戰利品,眼見和煙斗相約的時間已近,便直接搭上丸之內線往赤阪見附移行。說起來詭異,離開新宿時還日曬高溫的,一到赤阪見附後天色卻突地暗下,周邊還刮起陣陣強風。風大難行,我們只得放棄閒逛至上智大學的計劃,從OTANI HOTEL的日式花園中途折返,在飯店裡頭歇坐著打發時間,七點一到便動身前往這天的重點-忍者餐廳(NINJA)。

忍者餐廳顧名思義就是以忍者為特色的主題餐廳,名氣非常響亮,不事前預約還可能被拒於門外無緣親見。忍者餐廳打從入口處就充滿神秘氣氛,暗室裡只見到帶位檯和忍者裝扮的女侍一名,待確認姓名人數後,旁邊的小間會突然鑽出帶位忍者,再轉身,方才空無一物的牆壁已經開出一道小門。隨著帶位忍者前進的路途可沒那麼順暢,途中還得跟著唸咒叫出竹橋才能穿越激流。

好不容易入了包廂,每間房間有各自的名號,烏漆抹黑的店內會突然傳出所有忍者的吼叫以為歡迎訊號。這裡的侍者一律做忍者裝扮,問候語則是以單手做出的獨特手勢和專用咒語,菜單呈捲軸狀,每道菜色都以忍術用語名之,讀起來比義大利餐廳的外來語菜單還要拗口。上菜時依然花招不斷,生魚片下的碗缽乾冰霧氣直冒,烤海螺上桌時還得唸咒點火爆燒。還不只有這些而已,吃到一半時還會有忍者入內魔術表演,互動性十足又充滿幽默笑點,無怪乎一到魔術時間各個包廂就不時傳出歡快笑聲。

忍者餐廳不但噱頭十足、娛樂滿點,食物的精緻美味程度也不在話下,尤其是創意料理中的天婦羅壽司,鬆軟中帶著微脆輕甜的口感,我到現在還念念不忘。有趣的是,餐廳的包廂和通路設計非常複雜,因此不單入座時得有專人引路,離開時也要跟緊腳步才不至於迷途。當我們好不容易離開店外,並且一一和招牌拍過照後,原本跟在後頭的引路人員突然扯下手中的捲軸,還在路中央大聲喊出謝謝光臨,突發的盛情之舉讓我們差點笑倒路肩。

多虧了老龐與詹姆士,這回我才有機會(藉口)見識忍者餐廳的趣味。

*忍者餐廳菜色相簿
**忍術見習:(1)火忍;(2)咒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