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4, 2006

老龐與詹姆士的東瀛遊-2



從老爸老媽進房沒多久傳出的轟轟打呼聲證明,這兩人昨夜肯定睡得十分香甜。老爸如雷作響的打呼聲,某一瞬間還讓身處異鄉的我有種彷若返家的錯覺,然而鎮夜雷鳴畢竟是種艱澀的考驗,第二天一早起床後,我便立刻決定要買下「Breathe Right」止鼾貼布送給老爹做人體實驗。

第二日的行程十分單純,唯一行程就是拜訪煙斗一家並且共進午、晚餐。由於到達時間尚早,煙斗便率隊轉往他的高中母校參觀。關於該校的古老歷史與建築特色,前年十二月份的日本遊記裡頭已經略提,此處不再複述。比較有趣的是,煙斗才剛打算開始簡述校園歷史,就給老爸迫切的生理需求打斷,一場校園之旅因而被這兩人的男廁所見學取代,我和老媽只有在樹下空等的份。我猜要是將來問起老爸東葛飾高中的校園景象,他大概也只會對裏頭的廁所有親切感。

午餐選定在車站周邊的Crest Hotel和食餐廳進行。煙斗和我之前已經參加過Crest Hotel的花嫁體驗,對此地精雕細琢的餐點內容並不陌生,從老爸老媽邊吃邊大讚的反應看來,Crest Hotel的和餐魅力也已順利收服他們兩人的胃脾。一道精緻的和食菜餚,除了要兼顧各自特性的展現以及整體味覺的合諧,餐具的搭配度、食材的季節性,以及其他用以協佐的擺飾亦為不容忽視的重點。我們造訪的日子正巧是5月5日男兒節,這天端出的料理便夾著菖蒲、紅薑和精巧的紙折盔帽以為點綴,細膩巧思裹滾於細節之間,老媽邊看邊驚嘆,對日人重季節留傳統的特性十分佩服。

此外,這天食用的海苔飯還是以小釜鍋現場燒製,上完前菜以後小釜鍋就給端來桌旁,我們邊食邊看釜鍋輕洩白煙、香氣四散,視聽嗅味都給烘得飽滿極了,自然毫無挑剔可言。其實老媽抵日的頭兩天腸胃一直不舒服,我一度擔心飯店量厚味重的午餐會加重她的不適感,未料除了原本懼腥不食的牛肉,這天中午她盤內乾淨至極毫無餘剩,果然美食靈效勝過一切藥飲。

午餐後,在飯店人員的帶領下,我們再次參觀此處的神前式與教會式式場。神前式場以喜氣的猩紅與光白為主調,處處可見喜慶用的竹結擺飾;教會式場則佈置以白色珍珠羽毛和銀藍光點,若非正中央高高掛著裝綴用的十字架,只怕還以為是哪樁童話躍出的場景。幾十年來參加過無數婚宴,卻是頭一次見識到所謂婚禮式場的爸媽十分新奇,嘖嘖稱道之餘,老爸還現場來了一段他暗自演練甚久的紅毯步行,可惜左右擺幅甚大,遠望猶如華爾滋滑步,看來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晚餐前,煙斗媽取出成人式時的振袖替我換穿,這層層疊疊交纏鋪出的和服十分華燦但無比繁瑣,沒一會兒我就搞不清楚那條線繩穿過哪個口袋、哪裡塞了硬板、哪裡又夾了鐵扣。到目前為止穿過三次浴衣,第一次直接拜託店裡的老板娘動手,專家出馬畢竟不同凡響,沒一會兒背後就打出了漂亮的蝴蝶結,走起路來很是風光。第二次的浴衣穿著雖然號稱半DIY,但其實仍是老師動手的份多,我能搞清楚左右綁帶方法已經不錯,焉敢奢想丰姿萬千的蝴蝶結紐?最後勉強打出蝴蝶形狀湊合,既不立體也不鮮活,像強撐著飛身的幼蝶,可以仗恃的只有豐潤青春罷了。第三次穿得更勉強,手忙腳亂花了好大一番工夫定出形狀,然而紋痕已經印上,如何不能拂盡,像發了皺的年華。

然而貨真價實的和服又不一樣,和服容不得脫韁的縐痕與折紋,一切看似自然天成,其實全不脫人手掌控安排。什麼微露的雪頸、起伏的肩膀、硬挺的腰身、曖昧滑出的細腕與嫩踝云云,可全都不是輕輕洩露的意外,那是費心交疊、紮縛、纏繞、填補、捆束的結果,是精準拿捏的機關、算計盤量的心計;那是動了腦、費了心、飲吞眼淚釀成的美麗,人越疼痛,散出的光芒也就越侵逼。

好不容易穿妥,自然少不了拍照留念的手續,我站在和室房間與草坪下面對鏡頭。閃光燈交錯的刷白空隙,突然一陣惶惑,站在身邊的母親看到和裝之姿的我,此刻心底閃過的是什麼呢?歡喜?寂寞?還是一種渴望持握,女兒卻飛走得太遠的寥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