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8, 2006

TSUBAKI


我的髮量不多顏色亦不深濃,加以髮質細軟並且極易損傷,用上再多的保養精華都很難挽救先天性的不良傾向,所以過去在台灣,我通常是千尋萬覓好不容易找著一款尚稱滿意的洗髮精,立刻就會固定下來並且強迫成為一種慣習。當然偶爾也會試圖嚐新,只是尋常性的更動向來不是我的行事風格,再加上我從不喜為小物操煩,於是這種日用品的慣例幾乎是一旦成立就可以維持上好幾個年頭。

然而這種偏好到了日本以後自然而然地鬆動了。試問有誰能夠抗拒藥妝店裡一面牆那樣繽紛繁多的選擇,又有誰能在旋轉於五顏六色和花言巧語的宣傳詞句後,還能清楚的記得「習慣」背後的意義?我當然也不例外,很快就屈服在這場永無止盡的消費之戰裡,而且輸得十分徹底,幾乎是把所有顏面髮絲身體指縫間可以裝點的領域全都拱手移交。

當然這也不啻為生活增添了幾分新的樂趣,因此我開始非常期待每一個半月一次的洗髮用品更換期。隨著塑膠瓶逐漸輕少、扭擠愈發困難,我心底某處的期待也就開始無限攀升;下一回要以什麼色彩、哪種香味、何等機能,為浴室與身體作出妝點?這選擇困難極了,但也真是令人興奮。

於是赴日以來,日文精進的程度也許十分有限,對本地消費品的理解卻急速暴增。而若不是後來一度用慣章子怡廣告甚烈的Asiens,我的洗髮精不重複名單恐怕已經落落長拖曳滿地。壞就壞在對「改變」的迷戀也會變成一種習慣,重複買了兩次Asiens之後,我突然開始起了膩煩,然而又實在嗜好Asiens內斂穩重的氣味和洗滌後的柔軟,不免就陷入了換與不換的掙扎難題裡。

恰恰好在這個時候,花王的競爭敵手資生堂也不甘示弱地推出新商品,主打的同樣是漢方調製、東方髮質專用的精油護髮,顏色則是充滿大和韻味的豔紅,與Asiens的貴麗金黃隔著欄櫃遙遙相對。其實單在藥妝店瞥見滿櫃花燦艷紅已經非常令人心動,再目睹商品上一字排開的六大代言人陣容,我承認我當下就立刻棄守。

我用顫抖的雙手抱下那兩罐嫣紅,彷彿也同時擁抱著竹內結子、田中麗奈、觀月亞里沙、上原多香子、仲間由紀惠和廣末涼子翩翩豔髮。昨天運動揮汗後,迫不及待臨水而行,嗅起了嫩黃色的液體和水汁交融出的果氣;香味出乎意料不同於外表的荼縻嫣姿,非常淡雅、非常細緻,像餘韻不絕的小曲,雖不撼烈卻有一種耐人尋味的甜蜜。

果然品如其名,豔豔似樁花(TSUBAKI,山茶花)。

*自發性的讚嘆,資生堂並無支付本人廣告費用(雖然我真是很希望她們給我...)。
**TSUBAKI官網,十分討人喜歡、穩重的紅。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