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 2006

JPING合宿@慶應湘南藤澤校區

全校猶如森林還擁有超豪華GUEST HOUSE的慶應SFC校區


慶應在東京和神奈川近郊總共擁有五處校區;校區之間彼此獨立,分別擁有自己的校地、圖書館和一切文化節。其間除了早慶戰足以發揮凝聚人潮的力量,其他多數時刻都是呈現各區自行其政的狀態,每個校區亦會受到所處地理環境與收納學部特性的影響,在氛圍與學校活動上略有歧異。

只不過,在課程時間限制和無特別誘因吸引下,我一直沒有什麼機會也無特別動力前往其他校區走動,當然也就無從發掘藏身於慶應這張厚翼下的各色豐羽,一直到這次參與JPING春季合宿,才終於有機會踏入簡稱SFC的慶應湘南藤澤校區。

SFC是慶應擴展腹地的新領域,近年來新增的幾個學部與研究所都置放於該處,因此無論是在建築風格、校景設計或知識領域的特性上,都很有幾分欣欣向榮且嶄新無比的氣息。就地理位置而言,它離三田和其他校區都非常遙遠,從東京出發至少得花上ㄧ個半小時的通車時間,而且若不彎彎曲曲地換過幾項車種,還無能也無幸親眼拜見校園風采。

一到達湘南台車站,周邊寬闊的天際線和幾無妨礙的視野,無一不提醒著此處已非都內的事實;搭上兩節式公車往深處行去,窗外的風景更越來越有焦荒日現的趨勢。車行十分鐘後,四處只剩下花田溫室和大片林地,那些不可能在三田校區見到的景象,此刻全都毫無保留地現身SFC。

SFC的佔地非常廣闊,內有池塘、坡道、儲水池不說,每棟建築都呈現肆無忌憚地寬闊施展貌。在三田看不見的草坪這裡一望無際,在三田不可能存在的樹林幾乎要將此地覆盡,而三田區內各種規規矩矩的方形教室,到這裡全都成了充滿未來感的透明與光白圓弧溫室,要不是四處有忙著拉攏新生的社團成員叫鬧,我肯定會以為自己誤闖了哪裡的高科技研究園區。 SFC的設計非常像是歐美型態的大學校園,起碼在綠意一望無際這點上十分足以媲美,這種特性不只在一般的日本大學非常罕見,在東京校園裡更是夢寐之外無從得見的奢侈風華。然而也許是漸漸習慣了人潮處處的校園景象,突然落到這種森林茂密、人行稀疏的環境裡,免不了就會憂慮樹林裡是不是藏了惡獸、罪犯或屍體。

後來我們又分別參觀了Maki-san和Orida-san的研究室,裡頭書桌與床舖穿插、總是過熱或過冷的空調溫度,以及書本四散的情景,有那麼一瞬間讓我想起了密不通風的四零八,只可惜床鋪始終是我們研究生涯裡遐想卻從未實踐的遺珠之憾,在這裡看到時倒是突然起了幾分懷念和羨意。

下午和晚上則借租了校園內的Guest house以為開會場地。雖說是Guest house,裡頭的一切卻絲毫不馬虎,樓上樓下分別有幾處廚房、衛浴不說,還附帶寬敞的餐廳、客廳與舒適沙發椅,住宿用的客房寬度硬是我過去宿舍的兩倍大,裡頭不但自有衛浴,還另設有自助式的小廚房吧台,看得我驚愣之餘,只能和Shi-san面面而覷,同時嘆了一聲「果然是慶應」。不過據說這裡校地雖廣卻無設學生宿舍,加上一到假日連公車都大幅減班,所以週末週日此地冷清非常,徒留空蕩蕩的原野卻無人跡出沒,不是沒有幾分可怖的(慶應的宿舍設置與管理方針真是令人猜不透啊)。

JPING的成員與活動型態和TWIING不太相仿,他們一直以來走的就是少人數集會型態,活動雖不若TWING Camp盛大或公開,成員之間彼此的往來卻非常密切,也因此活動可以長期固定化的型態保留下來。會議中討論的內容也不特別受限,從簡單的近況報告、近日觀察的網路現象但最近的論文進度云云,比較像是跨領域的讀書會型態,氣氛非常輕鬆但又不至於言之無物,再加上自發性的聯繫與互動,這大概就是他們可以一直延續活動的關鍵因素。

在報告部分,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他們特別關注現象問題的抽解,但詮釋與演繹的過程卻很少侷限於(甚至是並不使用)特定理論的範圍。之前曾經聽說過日方的研究大多具有此一特性,也就是歐美理論的翻譯作品雖然豐富,卻鮮少真正滲透到日本學圈,只可惜我現在尚無論文閱讀經驗無法驗證,下學期要乘著準備研究計畫時多翻翻這裡的論文以勾出此間特性。

離開SFC時天空一片陰霾,溫度清冷,四周靜寂,我們非常孤獨地站在冷風中,苦等一個小時一班的公車前來。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上學期初繳交的未來規劃表,當時我彷彿寫下一句「希望利用課餘前往SFC旁聽媒體與政策課程」云云,想不到ㄧ個學期都沒有付諸行動,現在倒在這裡強迫應驗了......。

20060401 021
SFC的櫻花樹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