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5, 2006

西裝


圖片來源:Kirk Men's Formal


星期天中午,我陪煙斗到銀座挑西裝。

事情的緣起是因為煙斗大概從一個月前就開始滴咕,宴會用的西裝不知道該從何準備而起,之後我們雖然接連逛了東京最大男服集散地伊勢丹Men’s館、西武和0101,但似乎就是找不到煙斗口中「正式宴會專用」的西裝。說起來非常慚愧,我雖然曾經寫了西裝戀物癖吹捧西服男性的俊挺魅力,但對西裝裡頭竟然還有休閒、公事、宴會、獵裝這種細緻的差異卻絲毫不清楚,看來我果然是低估了玄祕深奧的男性服飾文化。

既然現實世界裡無從尋覓,煙斗的下一個步驟自然是鑽往他熱愛的、任職的網路世界裡搜尋。劈哩啪啦幾聲鍵盤交錯,還真的給他找著了宴會西服租借的專門店,上頭附帶網路預約和電子目錄,店內所有可供挑選的男性西服全都攤擺在螢幕上一覽無遺。我接過電腦後開始讚嘆連連,裡頭的西服數量雖然未達豐碩程度,但款式果然和日常所見有別。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文化或國情差異的影響使然,不過我似乎真的從未在台灣親睹過那些經典款式的丰采,也因如此,我對宴會西裝的高度興趣正式被這本電子目錄點燃。

目標既已顯明,煙斗決定直接攻入店家探險,未料一查地圖又是一驚,這家專門店唯一的兩家門市分別坐落於青山和銀座,全是地價高檔的繁華鬧區不說,店內更是全面預約制,來頭顯然不可輕覷。我們第一次到店內純粹探路目的,迅速繞行西服掛滿的店面留下基本印象,順帶和店員寒喧幾句,隨後就在店員九十度彎腰鞠躬目送下離開。這次再臨則確實是為了試穿簽約而來,聽完經理的基本介紹與分析,煙斗的更衣秀就正式上演。

該店所謂的正式宴會西裝主要有三種,分別是前短後長的燕尾服、觸及膝蓋的長款,和長及大腿半部的西裝。燕尾服雖然世界聞名,正式程度也顯而易見,但款式設計的實在過分誇張,既然我們現在不是要上鹿鳴館跳舞,也並沒打算到飯店外拉車門推行李,燕尾服自然可以淘汰,連試穿的功夫都不必浪費。

另外一款很少見到的長西裝似乎很受日人喜愛,和我們同時來店試穿的另一對年輕男女和一對父子,選定的都是及膝的長西裝款。但問題就在於長西裝非常挑剔身材,身高百八腿長無比兼有六塊腹肌者穿起來也許氣派無敵,標準(或比標準更短小精悍的)亞洲人體型套上了不免有種小孩裝大人的錯覺,優點一個不見,倒是該藏的缺點通通無處可躲,是以我不斷聽到店員委婉地向隔座進諫:「我們店裡有八公分高的西鞋可供租借」。

既有血淋淋的例子攤在眼前,長西裝自然而然也被除名,長及大腿半部的宴會西裝於是成了今天的主要試穿重點。試穿過程非常有趣,店員先拿來假套式的立領白襯衫,假襯衫的上半部和袖子部分做得都無異於一般襯衫,差別是它像圍兜兜一樣從後頭黏魔鬼氈,整理起來方便,也免去套穿脫去時的麻煩,唯一的缺點是後頭的綁帶不免讓人想及杜鵑屋的病患。

西裝款式選定後,接下來是各種顏色、剪裁與配件的交替組合。此地店員細心專業非常,不但小配件的挑選毫不馬虎,連花色的組合與視覺效果差異都一律附帶詳細說明,必要時還得耍幽默、炒熱場,熱忱笑容全程都沒斷過。煙斗就這樣一款換過一款,嘗試了各種顏色的變化和組合,最後終於挑定第一款宴會的基本樣式和顏色,至於第二款秋天用的正式純白西裝,則在店員建議下,保留到夏天過後換季新款上市再做挑選。

店員遞上了白手套與胸花,讓我幫煙斗拍下定裝照,之後看他一件件地卸下身上裝備時,我突然驚覺男人的西服文化其實和女人的服飾學沒有什麼根本性的差別,他們都是一種裝飾的藝術、是一種束縛的技術、是一種階級的標舉:看看那些發亮的釦子、收縮的剪裁、細勾的銀邊和精雕的草紋,看看它們對身體的要求講究,看看它們裝墜的華貴,還有男人穿脫西裝後繃緊與鬆開的表情…男人西裝的奧妙,果然比我所能想像的還要深遠複雜。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