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1, 2006

選課單

開學第二(或三?)週,終於交出選課單。

選課單的離手意味著下半年的作息時間已然底定,除非我哪天想不開決定咬牙棄學,並任二十五萬日幣有去無回,否則從此除了按表操課之外再無悔路可退。話說得重了點,其實這學期修的學分還比上學期少一些,八門指定課程之外我認份知足地只挑了五堂選修,而且刻意集中在固定天數,因而終於換來久違的一週三休。

我選定的課程多半集中雙數日,課程種類則儘可能符合此地師長推薦的input/output平衡值標準,意即聽力、讀解、發表、書寫無一短缺。雖然單位減少了,但課程內容卻精實得很,尤其是一堂作文上得簡直媲美快速新聞播報,更讓我深覺要達成一課(聽、讀、寫)三收的目標並不遙遠。

除了作文,我另外修了保阪女神的調查發表、不知名老師的音聲理解,以及和泉老師的文章讀解課程。這裡頭如果真要說有什麼遺珠之憾,那大概就是最後掙扎時刪去的上級後期文法。我猶豫甚久,但無論如何就是不想在整天空曠的情況下專程來上午後課程,也不打算在爆滿到將近窒息的教室裡苟延殘喘換取稀薄的空氣,因此最後還是關上了411小間的門,轉向書店買了一模一樣的文法書但求自修精進(至於會不會讀,那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我之所以做出如上的選課考量,首先當然是因為上學期瘋狂操課的陰影猶存使然,心有餘悸之餘也特別渴望不同的時間配置與生活方式。再者,未來半年將有許多細項事宜必須處理,與其頻繁請假曠缺聽講時間自尋死路,還不如一開始就先妥善安排以絕後患。此外,換班後時間排程上的限制,以及L4可修課程的銳減,當然也是間接推動的力量。多方因素交集匯流,就構成了一張截然不同於前學期的選課單,上面註明了美好的一週三休,卻也同時標示出我每週得花兩天留校苦戰到晚間六點的苦境。

升上Level 4之後,原本緊縛生活的作業、考試大幅減半,取而代之則是排山倒海的艱澀漢字和長篇論說文襲捲而來,討論內容也從中世歷史突然拉回2006的現代日本。我不需要再花上很多時間複誦課本內容,也不必強迫自己記下每一句其實無益生活的僵直敘述,倒是得分割更多的時間用來預習思索,才能回應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落在自己身上的的發言要求。所以說,如果L3和L4之間有什麼最大的歧異,那大概就是突然從背誦機器進階到發言機器罷。

上下學期其實不過只隔了短短兩個月的假期,卻有許多逸走於預料之外的轉變浮現,面對無常的物換星移,我除了搖頭慨歎並且硬著頭皮相迎之外,實在也想不出更具建設性的解決方案。只是我也不免困惑,世事既然如此多變,何以某些鋼鐵慣例始終都不動如山,比方說週六早起上學這件事,顯然就是無論人事物如何流轉,都註定鑲刻在我留學生涯裡頭似地揮之不散,我幾乎都要懷疑這是一種詛咒了。

不過無論如何,我總算是交出了我的選課單。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