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2, 2006

半週



開學不過半個星期,我卻已經提前進入候盼假期的虛脫狀態。

我猜這大概和放假放久了,生理與心理都已經充分習慣慵懶有關。突然恢復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規律裡邊,同時還要學著適應每天料理兩餐羹湯的儀式,行程的結果就是整個人進入匆促忙亂的緊張。偏偏又是在焦頭爛額之際,遇上換班前必然兩頭出席的考驗,於是從上週六到今天,除了中間有個星期假日小小偷閒,我幾乎一直處於滿堂狀態;4F和4B時間表的錯開,釀成的只是我無假可修的惡果,同時也促成了我的提前決斷。

其實滿堂還就罷了,真正困難的是這次別科在分班班數和人數控管上的瑕疵,導致兩個4級班都呈現擁擠狀態,而L4後可選課程的稀罕,更是助長了所有上級後期課堂的爆滿。上學期人人分據一位還有無限空缺可供呼喊奔跑的教室,這學期已然演變成兩人同享卻依然桌椅不足的窄間,搞得連在室內呼吸換氣都顯得非常不容易。

不過這畢竟已是既定規範,在冀望L4增開新班的期待破滅後,我已經十分認命地開始依照4B課表分配時間。然而命運的殘忍之處就在於好事通常落單,壞事卻絕對接二連三,在我已經疲乏到幾乎癱瘓的關鍵期,卻有許多小針小刺浮上檯面螫人,讓我忍不住懷疑伴我三年的小尾戒已經不足鎮壓這世上漂流的惡意。

晚上老媽來訊,說五月赴日的機票已經訂妥,我回著回著突然驚覺四月已經大半去了,接下來我要謄寫研究計畫,要請假回台灣處理後續事宜…好像每幾年就要遇上一次這樣的片刻,所有的事情都擠在一起,傾軋時毫不留情。

所以,我真的已經開始期待假期。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