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7, 2006

春學期始業式


慶應SFC裡的小飛機



在歷經兩個月的長假後,終於等到了別科的始業式。

也許是太久沒有上學所以特別期待,又或者是再見同學的興奮之情使然,我極早就到校完成了各項手續,並和同樣也是早到的朋友一起進入還算空盪的禮堂裡。禮堂中反覆播放著慶應校歌,只不過誰都沒有心思認真傾聽,誰叫我們關心的焦點只在於手邊的分班名冊。分班名冊可不單只是決定群組的差異,它還關乎下學期所有生活時間的分配,並且決定了我到底是得每天流淚還是歡笑上學,重要性非同小可。

然而一翻開,我唉的一聲嘆了長氣,不知道到底該說是考運保佑或是不幸之神纏身,總之我又一次以低空飛過的成績被扔入以速習為主的4F班。我轉身和同樣在4F的王san、安san面面相覷,這種結果使得我們不得不提早開始演練和揣想各種說詞,以確保轉班手續能毫無窒礙地圓滿成功。諷刺的是當我一邊想著該如何成全快樂學習的目標時,旁邊剛入學的台灣新生則驕氣甚旺地對左右兩邊炫耀她的苦惱,「竟然被分到3F這種不上不下的班級,叫我該怎麼選課才好」。我看著她完全不知噩夢將臨的天真神情,心底不免泛起了一絲絲的憐憫:傻孩子,等開學你就知死了,福澤諭吉鐵定會代替月亮出來懲罰你。

不過現實的課表排定畢竟是比憐憫新生來得重要多了,我很快把焦點轉回周邊整排的原班人馬,開始七嘴八舌地交換意見,排定下學期候選課程名單。八個單位的指定課目時間既然已經無從變更,剩下的選課就必須要能兼顧師資、課程實用性、上課氛圍與生活品質的標準。幾番思量後我把重點鎖定在音聲理解、調查發表、上級後期文法等課目,其他諸如文章選讀、日本法律政治則列為備考,到時再視授課大綱上明定的學生擔子輕重作出權衡。

選課優劣順序排定後,接下來的苦惱就是解決轉班手續。所幸在今年的考試標準影響下,4F的人數足足為4B一倍半有餘,人數的失衡不但可能影響發言機會與對話空間,老師教學起來也相當棘手,但是班上參差不齊的文法水準就足以干擾教學推進的可能。是以老師一接獲我們四人結黨同行的換班要求後,幾乎沒有太多的猶豫就給了許可的頜首,甚至主動出馬和4B導師交涉,幾乎只在十分鐘內就決定了我們一定可以安然脫出4F的學生名單。

回程的路上我拿起4F教科書翻閱;有別於上學期以日本歷史和社會問題為主的教學內容,這次的教學重點落在日本戰後文學的賞析,以及申論性文章的閱讀與討論,也就是要以同時兼顧語言的說理和傳情面向為目的精進日語。Level 4不虧是最後一個級段,教材的活絡度與多元化都遠遠凌駕過往:一本足以將人砸昏的論文集,號稱是日本的大學畢業生就職活動時不可不看的聖經;六本小說集雖然在我轉班後註定不能相守,但整排響亮的作家名稱已經足以讓我肯定它們不會就此離開我的手邊。4B讀的作品也非常引人興趣,是遠藤周作的「深河」日文全本(雖然我即刻想到的是遠藤周作的慶應出身,以及慶應果然獨厚自家人的偏向),文學味濃厚深刻(漢字的數量也是…),著實勾起我對下學期的不少期待。

唯一的遺憾是,每週六不得不早起上課的習慣也還得持續下去……。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