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5, 2006

WBC日韓戰

WBC最後一場比賽是日本對上韓國,目前無敗紀錄的兩隊都以爭奪亞洲預賽冠軍為目標,因此比賽氣氛從一開始就緊繃不已,兩隊比數也一直處於不相上下緊追猛打的狀態,硬生生纏鬥到了最後一分鐘。

這是我唯一看完整場轉播的比賽(第一場昏睡、第二場在現場,無日本隊的比賽日本電視台不會轉播),期間只聽聞球評主播不斷讚嘆韓國球技精湛,即使分數落後或遭擊出全壘打,發言者仍不時強調,「像這類有點難度的比賽才不至於讓日本因得勝過易而失去緊張感,對日方不啻是場好磨練」。此外,昨天差距甚大的台灣則被歸入和中國同一等級,全都給貼上失誤過多取勝太易的標籤。

老實說這些話聽起來是非常刺耳的,然而壞就壞在兩場比賽的對照確實令人難以反駁,比如說我在昨天日記裡提到TAMURA拼死攀牆接下已經確定是界外的高飛球,今天韓國對上日本時也出現了相同的行動。我不是該國球迷看到了都會有揪心的敬意,更不論母國球迷看在眼裡會激起如何深刻的感動,這也就難怪球評一邊為日本隊的失分扼腕嘆息,另一邊的話語裡已經流露出對韓國隊的佩服。

這場比賽纏鬥甚久,不但逼得轉播時間一再延長,也逼得日本隊一再更換投手,緊張膠著的情緒被炒熱到最高點,搞得我最後連EMAIL都顧不得回,只專專心心地把眼睛往電視上湊。

這是一場非常令人難忘比賽,我第一次看到王貞治臉垮得像長頸鹿,鈴木一朗切齒懊惱,日本隊退場時人人臉綠得跟龍貓一樣。如果,這發生在昨天就好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