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4, 2006

WBC台日戰

20060301 033




一如昨夜日記預告,今天一早和煙斗忙完第一波行李搬運活動後,我就搭著商店街後的荒川線路面小電車出發轉往池袋,和同學們先行碰面之後,約莫四點半左右開始啟程往相隔不遠的東京巨蛋觀戰。

出車站時,東京巨蛋的人潮流量還好,沒有想像中驚人,我們悠悠哉哉地用完晚餐後,還各自備妥一大包零食才往入口移動。想不到遠觀不怎麼密集的隊伍,卻硬是把各個入口前都給團團盤據住,再加上巨蛋本來就不小的佔地面積,光從正門走到正確的入口就花了好一會的時間。此外,日本職業運動比賽入場前一律進行金屬偵測和開包檢查,非但寶特瓶飲料不准帶入場內,就連敲打用的加油棒都很少見,至於汽笛、喇叭、哨子更不用提,一有台灣球迷按捺不住大吹號角,兩旁的警衛就立刻衝近關切。相較之下,日本球迷比較常使用的應援道具約莫還是衣著和海報等靜態裝飾云云。

兩隊各自的實力狀況新聞早有分析無須贅提,我們也不做過度奢求的美夢,紛紛嚷著只要兩個心願得以實踐便非常滿足。一個當然是祈求我隊切莫掛零,重演對韓之役的悲劇,另一個則是非常消極地但求對方分數儘可能壓低,以縮減兩隊差距,只要比昨天的十六分再貼近點就再無奢求。

老實說我不是那麼熟悉棒球的細項規則,對球員的了解也只限於曾在國際場合出賽大佔媒體版面者,再加上距離甚遠小白球不易掌握,還偶爾會出現拍錯手呼錯支持的尷尬場景。不過運動比賽之所以吸引我即在於其氣氛甚好,尤其是那種全場(或至少一群人)一心一意支持某一種信念目標,球迷熱切吶喊,球員熱烈回應的場景特別感人,所以無論背不背誦得出所有人的身家專長,我還是很能在觀戰的過程裡感動再三。

平心而論,今天的比賽確實有非常多的遺憾存在,因為我們曾經營造出那麼多次滿壘、那麼多次萬事具備只欠安打的景象,最後卻仍然沒有喚得東風來助。再對照日本隊攀牆也不漏接一球的拼搏精神,就不免令人感嘆,也許缺少的所謂東風煞氣,其實就是那股寧可死守不能錯放的毅力。

比賽裡有很多遺憾但也有不少精采,幾次滿壘或一三壘有人的狀態雖然最終未能功德圓滿,但仍然有助於炒起本來就要渙散的球迷熱情。不過看了近三個小時下來,如果有人問我哪一個場面最令人印象深刻,我給出的答案恐怕會是日本隊TAMURA衝攀牆圍攔截界外高飛球的景象。

要說為什麼,就是那瞬間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會有球迷願在場中高舉「感謝○○」的字牌(雖然他舉的其實是Ichirou),他接住的不只是白球或球隊的戰果而已,他還保全了球迷寄付的信任與情緒,而那須臾間球員與球迷真真誠誠的接連,我想才是職業運動得以熱火延燒的金鑰,其威力遠遠大過任何公關包裝或浮言誇語。

我很期待,有一天也可以看見這樣一場讓我發自內心想說感謝的經典。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