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4, 2006

WBC中日戰

今天早上我非常晚起,連上網路後赫然發現WBC台灣韓國之戰已經開打,匆忙轉開電視遙控繞了一圈,卻哪裡見得著棒球蹤跡?正想開罵時猛然想起這裡是日本領土,日本人對台韓之戰沒什麼太大的關心,而敝國緯來日本台和TVBS又不可能溢波擴及東京,注定我不到現場就沒機會目睹經典賽的過程。

想想也就罷了,反正明天會到巨蛋看台日對戰,少看一場就當作是異鄉遊子無可抗拒的宿命也罷。出外晃了一個下午,再坐回電腦前,yahoo上已然高掛著2-0的敗績。雖然有點遺憾,不過天不時地不利人員調度亦有問題,不能太過苛責什麼。

晚間打開電視時正巧轉播中日大賽,就當作是敵情偵查吧,我一邊吸著咖哩烏龍麵,一邊聆聽日本球評如何禮貌又曲折地暗示中國隊棒球實力和其他對手間的距離。一直到5局下半時我都還算專心,畢竟中國隊在4局下半一支出乎意料的兩分全壘打,著著實實讓球評驚駭了好一陣子,也讓當時主投的UEHARA臉色大垮,每投一球都像要飆出冷汗似地唰白了一下。

只可惜,那支全壘打後來被證明只是回光返照的手氣,我也開始陷入昏昏迷迷的瞌睡夢境。睡睡醒醒之間,每一次睜眼都只看到日本隊分數兩分、三分的跳升,還沒搞清楚到底是誰幹了哪些好事,我又陷入了下一個昏迷的夢境。十一點多終於趕著清醒看晚間新聞,赫然驚見以18-2懸殊差距終了的戰局。UEHARA大概不再垮臉,我卻忍不住開始為明天的比賽捏起冷汗;沒有太多奢望,但求不要掛零。

順帶一提,雖然我看得不太專心,不過依然可以清楚辨識出日本的球評和攝影師如何迷戀鈴木一朗,廣告塞滿他也就罷了,連交替的空檔和暫停時刻,攝影機都緊盯著大英雄不放,搞得我一度懷疑這根本是鈴木一朗的個人寫真秀了。另外既然提到鈴木一朗,就不能不提他險些遭大暴投正面擊傷的場面,不過英雄不虧是英雄,反應果然十分敏捷,慢動作重播時他如何準確判斷球向正面襲來並且快速做出轉身反應的過程一覽無遺,我看得幾乎傻眼。

話又說回來,鈴木一朗不閃快點倒也不行,畢竟他要是慢一點輕則賠上運動生命,重一點則可能無法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再加上該投手之後連連暴投,看得我幾乎都要懷疑他是中國派來反日的殺手...。

Anyway,重頭戲就在明天,看在我在經濟拮据時刻還掏出五千購票的誠意,但求莫掛零,兩隊比數盡可能接近吶。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