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4, 2006

新生活運動


三、四月份在日本是非常重要的一段時間。一方面是因為時序正式入春,天氣回暖趨穩,萬物復甦而人亦多彩了起來,街町巷弄裡開始慢慢展現活潑的氣象。另一方面,這段時間是新學期、就職與會計年度的起始,同時也是遷居更宅最頻繁密集的時間點,因此無論就制度、生活或心理上的意義來說,它都很帶著幾分除舊褪變與煥然一新的氛圍。

也因如此,三、四月份成了各種促銷與折扣活動最好依附的藉口,不管是走入百貨公司、電器賣場、文房老舖或家具展售中心,視線所及幾乎全都淹覆在「新生活支援」的口號與鮮紅巨大的折扣數字下,彷彿你不拿出魄力求些改變,就顯得無比罪惡似地。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最近我的MSN List裡也吹起了一股更迭變異的風潮。這麼巧事件主角一律都是女性,變異的內容則全不脫男女情事,尤其不幸的是她們還都是「慘遭」變異的一方。於是日日觀其義憤填膺的暱稱變動,我有一種錯覺就是我的MSN List幾乎已成修羅場,晝夜都有鬼哭神號與淚眼滂沱的情節糾纏,和窗外的大好春陽對比簡直就是天國地獄的兩端。

我一邊為她們覺得無奈同情,另一邊卻也忍不住慶幸還好我日日忙於搬家雜務,非到夜晚不會有空光臨電腦,否則每天回家光看到螢幕上累積的「分手公告」傳訊,其樣本數大概就已夠我做份符合學術標準的社會科學研究。

失戀當然是種轉換,而且還是種強制性的暴力轉換,姑且不論是否還有苦苦纏鬥的後續情節發展,幾乎只要天秤一方的籌碼抽離,原有的平衡(諧和與否則是另一回事)即刻破散;隨之而來的是生活洗牌與步調重來,而物件若不是砸碎撕爛丟開燒毀,就是永遠的成就了一種遺憾。壞裂之後,也無非就只能走向新的開展。

我不想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於是儘可能保持沉默,逼不得已時就小心翼翼地安慰,感情的竄起和殞落原本比流星還難持握。只是同時我也不免起了困惑,這股生猛暴烈的分手潮,該不會也是一種因應時節而興的「新生活」運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