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 2006

健身房-2

TachiKuiShi
健身房的附加利益:播放的電視中有台天天介紹押井守新作"立食師列傳"


幾年前我曾經在電子報上看過一則關於「運動成癮」的新聞,內容說的是健身房頻繁而激烈的運動有助於腦袋裡某種激素產生,足以使人心神暢悅通體舒暢,並引起持續沉迷的現象,其威力媲美香菸、巧克力和毒品。我當時二話不說立即摘下該稿,並且迅速轉寄給幾位當年十分沉迷健身的女性友人,藉此嘲諷她們對健身房的熱情遠遠勝過拜老闆、寫論文。只是萬萬想不到,當年這用來鬧人的玩笑,如今卻炸回我自己身上來了。

自從第一回緊緊張張地下了水游了泳,我的健身房體驗硬是停滯了好一陣子,一直等到煙斗終於挪出一個晚上時間,我們才有機會重新踏入健身房參加各項內部設施說明會。說明會的內容不複雜,主要就是針對館內的更衣、三溫暖使用方式和位置進行簡介,此外又提撥三十分鐘,由教練引領我們用過一回館內的重量訓練設備,接下來就放牛吃草,運動、訓練、減肥全看個人努力與造化。

而在摸清楚調整方式與操作訣竅,並確保自己不至於在跑步機上出演飛身跌倒(其實還是跌了並以愚蠢姿態滑出皮帶外…)或搞壞人家一台上百萬日幣的高科技設備後,我終於在這個星期開始獨闖健身房重拾(又或者是從零開始)運動習慣。

說也奇怪,即使我才開始健身房體驗一個星期,而且每天走出健身房後都累得半死、肌肉又無比痠疼,我卻一天比一天還要沉迷其中,要是每天不抽撥出兩個半小時上裡邊玩玩,心底就不免憾憾難平。我可以不出門逛街、不上街遊蕩、不唸書甚至不寫字,但是竟然漸漸無法忍受一天不去健身房的日子,甚至偏激到連人家周一公休都看不過去,還頻頻向煙斗抱怨這根本是罔顧會員權益。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所謂「運動成癮」,不過健身房顯然是擁有相當程度的魅力,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召喚我的出席與參與。

健身房的確非常非常有趣。它的跑步設備時常讓我想起論文衝刺期天天跑操場抒發壓力的片段,然而不同的是高科技有其神威之處,所以雖然我的腳步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環身寬的跑步機,但其固定的速率調整和坡度設定,卻足以減緩速度變化對身體造成的疲憊感,進而激發出比過去更長遠的跑距潛力。此外,跑步機上不但有心跳、有速度、有距離,更重要的是還附帶目前累積減除的卡洛里。於是不論我如何疲憊或如何心生退意,只要看到卡洛里那行的數字馳升,成就感進而高漲,兩條腿也就這麼沒天沒地的跑了下去。

單是跑步太無趣,也太辜負健身房裡各式各樣的器材設備,所以我通常還會花個十五分鐘騎騎腳踏車,一方面調整心跳呼吸,另一方面則偷偷觀察健身房裡的人口組成情形。在分別於早上、下午和夜晚上過健身房後,我大概可以畫出此地的人口結構與分佈時段關係。出乎我意料的是,出入這間健身房最頻繁也最龐大的族群並不是二三十歲的青年上班族或時尚OL,當然也不是徒有時間和贅肉的學生群,而是四十五歲以上的歐巴桑到銀髮老嫗,她們毫無猶豫地占滿了健身房裡的大小空間,並且成功把每一處都搞得像歐巴桑的原宿新樂園。這個發現讓我錯愕非常,也再次顛覆我對日本女性的印象,特別是看到歐巴桑們毫無顧忌地大露臂膀,或穿著窄小到有可能陷入肉溝裡不見的緊身小可愛時,我忍不住只想朝天大喊,歐巴桑果然是天下第一宇宙無敵威勢百分百的神奇戰力。

我發現她們特別喜歡參與各種瑜珈、健身舞蹈和步行消脂的課程,滿身大汗後再一群人嘻嘻哈哈地結夥上SPA,從溫水池、蒸氣室到烤箱,每一處都是她們團聚討論的社交場,歐巴桑們也會非常自動地呈圓圈團體狀,隨時都準備好長天漫地的談話。從皇室後繼者、教練談吐到隔壁超市的折扣價碼,歐巴桑分析感嘆得比誰都還要慷慨激昂,以至於我忍不住要懷疑,這週以來我唯一沒聽過的就是她們無話可提的安靜。

還有一種主要族群是小學生,他們多半現身於午後四點,放學後便由爸爸媽媽拎著來健身房上游泳課。我第一次游泳時還曾經目睹開課盛況,當一個個身穿深色泳衣的小孩輪番跳入泳池裡頭浮沉,那景象不知道為什麼就令人想起海帶放過頭的味増湯。這裏也並不是沒有年輕人或中高齡男性,但是他們出沒的時間多半集中於暗夜,而且還是那種我以為健身房差不多要開始打掃清潔準備關門的時刻,這群人才會帶著滿臉油光和倦容姍姍來遲,然後邊踩動機器,邊努力撐大幾乎就要昏睡的雙眼。

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每天一定都會有幾個不可思議的肌肉男(或形容以肌肉塊體生物)在場內遊蕩。他們大概都是健身房委聘的專業指導員,現場教學之餘兼做重量訓練的活看板,以便吸引更多的熱情少年少女投身肌肉打造的行列。然而他們身體的曲線比例總是超乎我對人類肢體組合的理解,請自行想像鼓漲到宛如飽滿椰殼的胸部與臀部,並搭配葫蘆彎度的腰肢,再加上沖繩陽光曝曬的結果,和光明到猶如假面的燦燦笑臉。我想這副風景要是換作死黨張布丁,恐怕已經引起他假性戀愛和慾望衝動的反應,但偏偏本人最恐懼這種詭異的曲線,椰殼胸肌會讓我有拿針插刺確認爆破可能的衝動,葫蘆腰肢則特別容易引發肚腩幾乎大過胸部的本人妒意與殺機,於是無論從哪個角度望去,我都只能聯想到礙眼的肉塊活體,偏偏他們卻特愛、特常、也特別習慣以健身房為家,還時常在館內上演晾全豬的戲碼。

健身房就是這樣一個處處是風景、處處有趣意的奇妙所在。我一邊在裡頭揮汗奔馳,一邊進行小小的社會觀察,那些揮灑的汗水、奔馳的身體、攀升的溫度都成了故事的載體,默默訴說著人們關於身體的遐想、憧憬、憂慮與焦荒。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