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5, 2006

情人節

昨天在日本yahoo首頁讀到一則新聞,內容說的是根據某項調查結果,有七成左右的女性受訪者認為情人節沒有存在必要。老實說,這個調查結果出現在以迷戀節慶、狂嗜贈禮聞名,而且兩個月前就已經完全淹沒在漫天覆地紅愛心的日本社會裡,多少令人有幾分愕然之感。但也許就是因為不堪長年以來被本命巧克力、義理巧克力壓得喘不過氣,這些大和撫子才憤而出現強烈反彈。

今年情人節我不在日本,沒有辦法親身體驗並且實況轉播巧克力風潮(或革命)如何在街頭漫開,但只要稍微回想新年以後各大百貨換上的新妝和促銷口號,以及食品西點櫃上如何被清一色的愛心佔滿,那麼要推測二月十四日的日本有多甜、多膩、多愛意浮散,女生的荷包和心力又被壓榨得何等空淨,似乎也就不那麼困難了。

我不在日本,不過我在台灣,商家炒作的助力使得本地的西洋情人節一樣只盛不衰。不過相較於日本女生的窘境,我不得不說台灣顯然是個厚愛女性的勝地,否則怎麼可能我走遍全城、轉完各大頻道新聞報導,都只見到資訊無所不在地鼓吹男人掏錢搞定花束、鑽戒、旅館。就連純愛象徵用的巧克力,也儼然成為男性孝敬女友的表現評鑑,亦即女朋友完全無須面臨黏糊糊的糖漿、榛果、愛心模型與火煉冰清,翹個二郎腿等著收禮即可,無怪乎情人節慶變得如此可期。

大概也是送禮形式和金主差異的影響,日本和台灣的情人節在氛圍上也有幾分差異。在日本,二月十四是純愛的極致,所有資訊情報鼓吹的都是清純甜美羞怯的愛情,所以遍地都是細膩的包裝、顫抖的手指、甜美的糖果和嬌羞的女孩心,是好不容易的鼓起勇氣,是期待與不安的混合體,純情怯愛的程度不可思議。換言之,不論平日怎麼放浪形駭,到了這天都得收拾乾淨整齊作小女兒狀,洗手釀糖準備告白。在台灣,二月十四則是愛意表達的驗證時刻,所以特別講求狂浪、大方,要無畏無懼,要華奢直率,所以電視新聞永遠繞著千百朵玫瑰、上級旅館、豪華套餐打轉,商店裡則大剌剌地把保險套和巧克力混成一團,愛欲流竄。

一個情人節兩種情懷,無論對應的是可憎或是可期或是其他文化碰撞,一切都是二月十四的魔力使然。

*今年雖無巧克力,不過我投其所好地致贈煙斗超做作巨無霸愛心大仙貝,煙斗也很賞臉地在嘉義機場即刻嗑光,完全等不到情人節,證實生理的填腹需求才是王道…X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