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3, 2006

聚會

複製 -20060210 046
照例是要扮壞的照片



經歷了年節假日的養生休息,返回台灣的第二週,我基本上是在一場接一場的餐宴裡頭打滾度過。我不斷地和人相約碰面,不斷地開口、張口、動口,送出無盡的生活細節話題,再吞下肥死人不償命的高熱量厚脂肪濃甜度,然後穿梭於各種期然的相遇和不期然的偶逢,換得的結果就是嘶啞、肥重、疲累的身體成果。

我胖極了,但也開心非常,一一見過別科的同學、日文班的朋友、親如手足的夥伴,更重要的是有幸和我思念至甚的零八妖婦妖孽群連續三天共進晚餐(我們一定是病了…)。我甚至想不起這連續三天的晚餐是如何成形,好像就是很自然地撥下電話說聲「喂,要不要出來吃飯」,然後我們就那麼習慣地一一出現在圓桌兩旁,用無間斷的笑語、始終過大到引人側目的音量、力拼滿桌卻不慚愧的食量敘起舊情懷,忘情之際還不忘補上一句「哎,好像又回到了四川(或巴東蜀味)呀」。

第一天我們在泰平天國,強制規定以人頭計菜,六個人六道菜附加甜點清得乾乾淨淨,一頓飯吃到店打烊路燈將熄,又依依不捨地決定隔日再聚。第二頓飯則是完全不合襯也不經濟的KTV夜唱,外加149吃到飽,十幾道菜就這樣幾回更替於桌面,大夥兒完全不計形象蹲著繞桌而食,誰的歌到了就棄筷持mic,餘者則放肆吵鬧爭食,儼然一副無政府災民亂世的荒唐景象,然後又是四個小時飛逝。第三天,有人在家休養、有人趕工車邊、有人歡度情人節去了,剩下女眷四名,一樣笑鬧得極無天良,話題沒有變化,喧嘩程度無減,也許是我們已經從不斷更新的訊息裡感受到人生無常,格外覺得應當緊握眼前時光。

夜深,到了分離的時刻,巨乳金明天就要南下,下次我大概只能隔著電視和SNG字樣在電視裡頭遙遙望見她。她的聲音約莫是不變的,臉也不會變化,然而隔著螢光幕真空管南北相隔,一切的相見都並不真切。明天又是週一,研究員、考生、役男、企劃專員全都會回到他們各自的工作崗位,我們曾經交集的人生已經如同輻射奔散,要好大的力氣才能湊出這短暫又短暫的相遇時光。

只是怎麼湊,都是不夠。

這一夜或兩夜或三夜的歡時,終究不能改變我們已經改變的現狀;我非常清楚,遺憾但是清楚。只是,這天晚上我尤其想拉起大家的手,說「走,我們一起回408」,然後我們就闖進去,像以前那樣荒唐的喧嘩、那樣放肆的拍照,即使那裏除了408這個號碼之外已經什麼都變了樣。

有些事情要拋去是非常輕易的,所以我的腦袋裡沒有留下半個理論家,有些事情要除開卻艱深非常,所以我常常掛念著,那間異常低溫冰涼、妖孽橫行的小房。下一次眾妖群集,又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複製 -20060210 014複製 -20060210 039複製 -20060210 025複製 -20060210 001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