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5, 2006

網路潛水


BLOG大概也像Macaron,五彩繽紛亮麗絢爛,看起來總是比吃起來精彩


我是慣性的網路潛水者,從來沒有勇氣浮上水面。我潛入別的海域時幾乎不張嘴、不吐氣泡,更遑論伸出背鰭觸角搞點兒什麼貼近、觸碰、相接這類主動交集的行為。從BBS、新聞台、網路相簿到Blog,我游過的海域深廣難究,留下的足跡卻屈指可數,想想除了剛上大學那幾年有一搭沒一搭的網友相約見面,我幾乎一直處在(或努力處在)非常孤立的海域中間。諷刺的是,這樣的我寫出了兩份網路研究、參加四場亞洲會議,談網路社群、虛擬階級談得口沫橫飛,上了網卻謹慎小心,試圖繞開一切自己論述所及的範圍。

我有時困惑,這樣的矛盾歸因是我壓根無法理解網路友誼開展的邏輯,還是我從不相信隔著螢幕和文字揭露的「真實」?而我究竟是高夫曼的擁護者,抑或比較貼近雷因格德的觀點?還是事實上這兩個人對我來說都是謊言,目的只為粉飾論文的根柢,使之合乎學術摘引的基礎條件,事實上我壓根沒信過任何一個?我也從不吝於提醒認識或不識我的觀覽者,切莫太相信你在這裏看到的倒影。水光的折射混淆了真實的距離,網路也是、文字也是,更何況這裡是隔了網路又加上文字的二重窗,你怎麼以為都只是以為而已,我既不提供驗證也不協助比對,我是給線索的容疑者,要不要涉入推理就是你家的事了。

我的立場這樣清楚這樣明顯,出乎意料的我竟然會忘記,別人恐怕也是這樣的。我鼓起勇氣留了第一次言,有點期待回音,同時忍不住受到答案牽引,之後再也沒有繼續留言的勇氣。也可能不是沒有勇氣,而是我摸索到界線的時候突然想起,我也從不喜歡這樣的踰越。每個blog都有一條護城河,橋樑什麼時候落下視主人心緒而定,貿然入池犯了淹溺當然是自己的事,哪有什麼理由朝城中人作祟呢。

於是我一邊懷著抱歉,一邊潛回了底界,重新開始學習安靜閱讀、沉默觀看的技術,繼續我無邊無界、無期無限的網路潛水。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