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9, 2005

網路拍賣教會我的幾件事

拍賣教會我的幾件事

上個月開始,我正式邁入兼營網拍代購賺取零用錢的生活,拍賣的範圍當然是取其地利,以日本獨售或日本限定的商品為主軸,藉由少量的買進賣出代購抽成換取帳戶數字的攀升。扣除成本所賺餘額離「多」字非常遙遠,如果再加上非實質的投資諸如心力時間壓力情緒等等,這樣的數字毫無疑問非常催淚。雖然如此,看著台灣帳戶裡的字母從零轉為複數,心裡還是多了幾分踏實的感覺,儘管這和打工或正式就職的薪水無法比擬,但對眼下時間幾乎被綁死的我來說,不啻是種輕緩的舒解之道。

於是我越來越習慣利用放學的時間,順道完成購物、寄件的任務。也多虧了我居住、轉車、通學地點的地利之便,基本上我可以在不花費任何運費成本的情況下,順利搞定一切手續,甚至利用辦事時間沿途掃視環境掌握流行訊息,作為未來商機的開發參考。然而網拍這種事,說它沒有進入門檻恐怕也不這麼肯定,同樣有網拍經驗的同學一聽立刻眼睛發光,二話不說也開始重創網拍第二春。沒有網拍經驗也無興趣的同學聽了,只是反向質疑,你經營網拍的收穫是什麼、目的在哪裡?

這個問題可以回答得很簡單,三言兩語或只消一個「錢」字就能打發;當然它也可以回答得複雜緻密,因為網拍不但是鬥智角力之處,某種程度上還具有倒影現形的功能,實體生活點頭之交看不出的深層陰影,只要透過一言一語、發問回答、評價趨向就毫無保留地攤在眼前。換言之,就最實際的面向來說,網拍當然是牟利金錢場,交易中大家各取所需兩方歡喜;就更抽象的層次而言,它則是一處絕佳的人性觀察場域,所有自以為是的匿名表演或螢幕遮掩的特性,反而無矯作地揭出更多秘密。

你在百貨公司裡買不到的五花八門產品、聽不到的千奇百怪問題、看不到的猜忌懷疑揣測憂慮,在光纖位元架構的世界裡只是最平凡的課題。玩得越久越諳言詞圖像下的鋒機,於是拍賣在金錢收益之外,又教會了我更多實體交易看不見的機靈。

首先,網拍諭示了視覺影像的絕對魅力。無論你如何妙筆生花洋洋灑灑,在這個文字能力大幅後退、視覺百般制勝的時代裡,白話文的存在已經有如垃圾一樣不值一提。說明寫得再清楚仔細,問與答裡依然會有兩百個一問再問題題重複的質疑,而且通常伴隨大量的注音文和裝可愛的笑臉,讓我邊讀邊感覺自己的年歲觀念已經逐漸與時代脫節,千言萬語還不如一張特寫圖影。

其次,網拍還是交際手腕的磨練場,我必須學習與各種階層的人對話來往,擺脫論文式的說明講解遣詞用字,隨時因應target轉變溝通策略;有時儘管心裡頭的X號直奔上天,還是得讓所有人抱著商品離開時都有服務周到、賓至如歸、下次再來的喜悅,因此雖然隔著螢幕、鍵盤、機器設備,我賣笑賣藝也算賣得夠狠勁了。漸漸我也能懂得我哥過去的有感而發,他說網路其實真正擴張的是我們侷限生活的視野;當你接觸的族群不再限於和你學歷、知識水準、生活背景、社經地位相當的人們時,如何在不打破自己一貫信念的情況下,成功攫其心理攻下市場,儼然是比學校教材更有意義的實戰訓練。我越來越有同感,好像大學四年念多了公關行銷策略,卻是到了網拍的世界裡,才真正開始嘗試放下身段肉搏應戰。

第三,網拍揭示了世代之間的差異。少年期常覺得和大人溝通困難,常常暗自立誓將來絕對保持心態年輕不落伍,然而隨著接觸的對象越來越有限,我慢慢也失去和少年少女的關連。一直到重新進入網拍世界,開始應付大量的青春期交談方式,才恍然大悟代溝的生成如此無形無影無法攔阻,還自以為年輕卻已經被更小的孩子歸入恐龍化石的分類。也是在這樣的溝通過程裡,我才終於明白學者專家何以恆常憂慮台灣教育發展,也許我們真正擔心的無關教育無關知識水平,而是我們在青春的洪流裡,如何不可抵擋地被推向外緣。假如有一天注音文和icon攻勢變成主流語言,我們恐怕就是首先失智失語的族群。

第四,與金錢相仿,同樣是相當實質的回饋,那就是託了代購之福,我不知不覺已經蒐集滿冊的point card。上至西武、丸井、京王、Atra、伊勢丹等購物集團,下至迪士尼專賣店、yodobashi camera、matsumoto kiyoshi、歐舒丹,卡冊的豐厚程度遠遠超越皮夾,我想我大概已經可以自封為留學生界的卡王。基於以上原因,各位親朋好友來日時,去哪都別怕沒有10%折扣可以打。

網路拍賣不是烏托邦,它揭示的人性、參雜的情緒、明爭暗鬥程度都與現實世界沒有兩樣,但也正因為這些曲折與詭譎,網路拍賣才瑰麗魅惑有如冒險傳奇;你永遠不知道下個故事將是什麼篇章,你將遇到精靈、魔鬼、騙子或是預言家,你也永遠猜不透,這個世界的流行、趨勢、品味、商機、人性會朝什麼方向變化。

這,才是網路拍賣真正教會我的事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