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5, 2005

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

gof_poster

昨天下午和同學到澀谷看了「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

這次的觀影經驗和上次與煙斗同行不太相同,一來是因為遇上了周三Lady's day(我一直想不透電影院辦Lady’s day的動機是什麼),場內淨是鶯聲笑語迷你裙電棒捲脂粉氣,一失神還以為掉入鏡花緣的世界裡。二來這座起名自倫敦Piccadiri circus,且號稱可容納三百一十人的龐大影院採全館自由席制,我們手裡雖然握有整理券,但經驗少嫩無法與孰知排隊技巧和佔位秘訣的日本妹競爭,光找落座的空位就花了好一段時間,最後還是直奔二樓邊角才找到位置坐定。

雖然沒奪得正中央的好位,但是日本影院的設計也還算符合人體工學,起碼不會出現人落在邊角就得頭歪四十五度痛苦三小時的觀影姿勢。而且我雖然離開螢幕甚遠,但除了聲音小了一點(或者是我自己耳背)之外,視覺效果相當良好。如果真要說有什麼缺點,那大概就是喇叭音量不足且略參雜音,再配上《哈》劇裡一大半聲音都藏在喉裡或用鼻腔共鳴的英腔英調,很有幾分折磨耳朵的意味,此外立體聲效比起台灣也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不過這間戲院有另一特別之處,那就是一入場立刻有紀念品專櫃擺在門口,規格模式很像倫敦的音樂劇院。不比一張桌子寬大多少的玻璃櫃裡,塞滿了各種以主角為題的公式商品,上至斗篷下至貓頭鷹鑰匙圈,五花八門的程度讓人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真是擅買也擅賣,處處商機處處錢氣。更驚人的是,那本簡直就是cosplay道具大全的目錄,上頭三分之二都覆上了賣到淨空的品切符號,如此驚人的消費響應,我只能說日本真不虧是熱愛cosplay的民族。

開演前照例有近期影片預告,近期影片也照例是台灣已經播完或正在播映的好萊塢電影,更有趣的是每部好萊塢電影不分內容無論聲譽,在上映之前全部都有周邊商品作為響應。最頻繁可見的是手機吊飾,熱門一點或充滿傳奇色彩可供發揮的主題(如納尼亞傳奇),商品則無所不包到堪稱神奇的境界。此情此景不免讓我想起台灣的劇院,雖然台灣總是打著與世界同步播映的名號,但在同步播映的美名背後,藏的其實是好萊塢影業為求防杜盜版的縝密防範,而非多麼認真開發台灣市場所致。也正因此,我們既看不到公式商品登台,也沒有機會拿下版權自製生產。唯一慶幸或不幸的是,七步之內必有解藥,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越是想防盜版越是無處可堵,市場上照樣一堆商品印滿哈利波特。

鬼扯了一堆全部都與電影無關,其實這部第四集和過去幾集相較起來,明顯看得出3D動畫與各項特效大有長進,畫面的構成與背景音樂的安排云云,也較前幾集更顯得精緻細雅。不過電影畢竟時間有限,書裡的橋段只能去蕪存菁無法盡現,而一旦遇上龐大紛雜的故事結構,電影的表現方式就不免顯得窮猝了起來。哈利波特的電影長歸長、精緻歸精緻,但是分段間的連接不甚自然,常予人一段故事還沒摸清就跳到十萬八千里之外的錯亂感,如果沒看過小說直接拼電影,應該會卡在斷裂與斷裂之間跳不出來。不幸的是,我個人認為這個問題一定只會加劇不會減緩,誰叫作者羅琳寫作份量只有倍增沒有薄少的趨勢,未來電影要如何取捨拿捏,就得看導演的功力如何了。

至於劇末終於現形的佛地魔,雖然鼻子塌陷得有點噁心,不過好像已經看得出雷夫范恩斯的雛形;能讓英倫情人大帥哥把自己搞得那麼醜惡,也真算是委屈他為戲犧牲了。不過老實說,我還是希望下集或下下集有機會看見大帥哥完整的五官啊。

除此之外,我一直覺得第四集正好是哈利波特的分水嶺,此集之後這個冒險性的魔法故事驟然轉向,魔法的浪漫與遐思逐漸淡去,起而代之是各種關於人性掙扎與失去的難題,整個故事因而越來越趨悲劇性(大概也是因為如此,我才會在第六集的結尾讀到彷彿蜘蛛人再現的話語)。電影也好故事也罷,怎麼這幾年盛行的魔幻作品,最後都讓人這麼哀戚?

是它們越來越貼近人性?還是真實已經交錯織入情節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