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4, 2005

遷出通知

12月11日是我來日三個月紀念,雖然連歲都沒滿實在不值得張揚,不過總覺得三個月像是里程碑(其實每個月我都把它拿來混題目寫),特別該做點安排以突顯這天的特別。只可惜,我還來不及決定慶祝方式,一封從慶應寄出的厚信打斷了我所有的興頭。

小信封的厚度約莫半公分,打開一看是密密麻麻的文件附帶英文翻譯版,很有幾分要封鎖你假裝不識字意圖逃開的霸氣。開封時已經覺得不詳,再讀下去果然沒什麼好事出現,軟中帶硬、敬語裡藏刀劍的標準日式風格,非常禮貌地提醒你宿舍即將到期,三個月後校方不再協助續約,請在之前打包妥當準備滾蛋。

其實我並不是不知道現居宿舍只有半年約期,學校方面也不太支持學生居住此地,畢竟他們早從我們這群人遷入第二週開始,就指派職員瘋狂來電勸說我們搬離,甚至祭出中心主任講解慶應經濟情況不佳,試圖以哀兵策略動之以情。然而壞就壞在現在的宿舍豪華無比,有管理員收信把關,有二十坪可翻跟斗可三百六十度大迴轉的空間,有個人衛浴設備和廚房冰箱,每星期還提供免費床單送洗更換,離車站不過一分鐘的距離,郵局超市便利商店大賣場全都在步行可及範圍之內,如此絕佳的居家生活品質誰捨得搬,再加上搬遷過程紛紛擾擾徒增麻煩,我一開始就毫不猶疑地拒絕遷出提議,堅稱只住半年亦無妨,之後再自己租屋賃居。

然而真的收到再見信時,還是不免有點錯愕和惋惜。一方面是我才剛開始進入軌道,開始習慣於繁忙至甚的新宿鬧區遊刃有餘,甚至從五花繚亂的商店商品裡開發拍賣商機,卻不得不和這一切華麗告別;另一方面則是我還來不及和任何親朋好友分享東京高級公寓體驗,轉眼就到了遷出期。

在台北七年沒更換過居所,決定赴日後卻開始嘗到一次又一次的搬家試煉。我一方面哀嘆,一方面也很認命地開始盤算搬家所需時間、費用、紙箱、手續,和伴隨搬家而來的各種體力與心理衝擊。想著想著,不免好奇,下一處停留的地點,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