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9, 2005

表參道

表參道是一條非常美麗的道路。筆直寬敞的馬路沿著坡狀地形起伏,道路兩旁栽滿了密麻交錯的林木。夏日裡它們搖晃碧綠身影,在天際繪出鬱鬱蓊蓊的綠影,入秋後一眼望去,紅焰灼灼彷彿要燒疼眼睛。然後冬襲,萬物俱寂,枝椏上逐色競豔的遊戲終於歇緩,長長的路上只剩下炭色枝幹與赤茶捲葉,還有覆了滿地,掃不清、更糾纏的遺憾。

表參道是一條非常美麗的道路,遠望如浪的坡形上曾經座落過無數藤蔓爬滿的小屋。如今我的印象已經有些模糊,然而它們應當是米色、蒲公英色,或是暗一些的芥子色交織構成。窗緣有褪著漆的木橫板,地板是冰涼的石子地或直條並起的木條塊,牆壁的角落處印了拭不乾淨的水漬痕,空氣裡朽氣淡淡地、淡淡地。

我記得我曾經站在那家玩具店前發楞,身後明明堆滿了吵雜喧鬧的觀光客和高中女生,眼前的公寓卻兀自有種時空斷裂的疏離氣,靜謐自若,無視車人金錢商機如何從表參道奔騰流逸。它彷彿只是安靜地、半張著眼睛,似眠如醒,又約約斜揚起嘴角,像嘲謔眼前一切過度墜飾的風景。

表參道的行人風景確實墜飾到了不可思議,滿街都是比戲子還假的笑臉,比濱崎步更誇張的眼睛。紅橙華綠藍靛紫,我懷疑擁抱的人誰看進了對方心裡。

表參道是一條非常美麗的道路,燦新炫麗發著光的名牌殖民部隊,一個接一個進駐此地。它們用牢籠似的通片鐵牆、地窖磚瓦,以及巴不得把以前都給掀光的玻璃帷幕現影,再喚來大批俊美如大衛表情也媲美石冷堅的少年,各自賞賜黑衣黑褲黑領帶,向每個蓮步輕移的印鈔機…喔,不,是貴婦人鞠躬致敬。表參道多麼美麗,所有的色彩都經過調配、質材上選、品質保證、名聲精粹,所有進出的女人都畫著美好的眼線,男人都倒了半罐髮臘在額尖,狗穿的衣服比你全身加起來還貴。

表參道是一條非常美麗的道路,我一直以為它會以精鍊的氣質,與現代歷史並立的矛盾身形持續蔓延。然而隔了幾年再過道,表參道的古典悄悄退了場。微凸不平的石版道路正在整修,藤蔓悍守的公寓則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是大片大片透明或微霧的玻璃窗帷,以及裡頭五彩繽紛的人造盛宴。唯一還像過去的只剩下細窄的入口,然而無論如何細窄,你總能依照黑大衛立足的位置判斷門之所在;你不會迷路,新的表參道整齊得宛若棋盤格圖,也像終於搬到大道揚眉吐氣的芭芭莉,一絲不苟地極其規距。

表參道上開了一家華麗的咖啡廳叫Anniversaire(也說不定它其實多年來一直在哪裡),前頭有仿巴黎的露天座位、以半圍巾與領結佐光白襯衫的男侍者,和貴得足以讓人吐咖啡的精美價格。店內還有不知是什麼構成的鮮紅色,總之我一望過去眼睛就艷得疼,再看遠些,水晶吊燈後則是純白色的教堂拱門和長梯,上回我路過時在這看見了婚禮,新娘的白紗裙沿著長梯輕滑,角度柔美得猶如一場童話,所以你不能不說它美麗,不能不說它讓原本美麗的表參道,又多添了幾分幻夢氣。

然而Anniversaire,表參道歷史的那一角塊進入歷史的那一天,你是不是也落了淚?或者,你其實就是見證它的Anniversaire,所以你在這裡?

純白色、猩紅色、墨黑色的,Anniversaire。

*Anniversaire官方網站,可惜無照片,外觀真的很美,在這裡結婚的人應該也真的很有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