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7, 2005

中文本

hp 看到海報的第一個反應:赫,愛瑪士黃什麼時候從政大跳槽到霍格華茲了...XD 


這個禮拜最令人興奮的消息,莫過於本人在母后皇恩浩蕩及其舊識的熱心相助下,於寒風呼嘯、白煙瀰漫的新宿西口,取得下兩個月生活費用和小說兩本,肉體與精神頓時都獲得了生存的保障與長進的可能。一回家,迫不及待的拆開老媽縝密的包裝,扣除拍賣經營重要工具讀卡機、生活費之外,還有兩本厚書妥妥當當躺在紙袋中。一本是台灣出了已有一段時間,現在全球電影正熱的哈利波特翻譯本,另一本則是舊書滴淚痣。

哈利波特是我指名請老媽帶來的,閱讀動機非常簡單,因為我需要強烈故事性的作品,最好不要太短,不然沒有辦法撐到我寒假回國扛書補貨。此外,我非常討厭系列書籍讀到一半無由中斷,因此既然都看了一二三四五,當然就沒有什麼理由錯過六、七了。

既然哈利波特是翻譯本又不是以文學性取勝的小說,只要通順可讀不礙想像,就沒有什麼必要抓著其中的詞句死咬不放。因此我看得津津有味非常專心,一個晚上就搞定了這本幾乎可以砸人成傷的重書,唯一的困惑是為什麼最後哈利說的台詞,那麼像是蜘蛛人拋棄好不容易追到手的小馬子時說的話。

另外一本書滴淚痣已是舊作,那是碩二寒假時非常喜歡的一部作品。沒比我大多少歲的大陸作家李修文,筆法沉美憂傷,題材哀痛到了極點,一部滴淚痣簡直要把落在社會最底端的無奈與無力可為寫滿了。然而我更不明白的是,老媽怎麼會選了這本書寄上,因為這麼巧滴淚痣的背景就是日本,主角則是華人留學生,財源耗盡苦無出路只剩下生花筆緩移慢行,最後寫出的盡是傷病殉的記敘。

我有點膽怯地把滴淚痣推上書架,揣想老媽到底是想藉這本書諭示我安貧知足遠離奢華,免得最後落到書中人物的田地,還是暗示我得化生活細節為書寫創意,速速朝動筆生財的光明大道邁進。

苦思良久毫無解答,我抱著衣服和滿肚子疑惑走進浴室,三分鐘後,突然在馬桶上茅塞頓開:

喔,上次回嘉義的時候,我也把這本書帶進了廁所。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