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5, 2005

12/24 東京聖誕

東京聖誕節氣氛之濃厚毋須贅言,事實上早從萬聖節次日開始,這座城市就已經陷入瘋狂的聖誕前奏曲,各式各樣的燈光壁飾覆滿百貨商店,Christmas sale的預告則無所不在地侵入視線。如果聖誕是種感覺,東京簡直要把人的五官六感全都強制性地聖誕化似的;無論你過不過節、慶不慶祝,只要立足這座城市哩,總逃不過四面八方襲來的聖誕氛圍。

東京的聖誕節絲毫沒有宗教氣味,在台北還依稀可見的馬槽裝飾、稻草、十字架,在東京全都形跡杳然,街道上不會出現嬰孩像天使圖或東方賢者的臉,就連飄起的BGM都是Last Christmas多過平安夜。相較於被冷落的耶穌基督,充滿商機的聖誕老人和麋鹿卻成了最佳的禮品代言;紅衣白鬚圓滾滾的圖像流佈在各式各樣的裝飾點綴,就連便利商店的店員都免不了紅衣紅帽裝扮應景,讓我一瞬間以為自己目睹聖誕老人集體綁架便利商店。符號的運用突顯了東京聖誕夜的特色,在這裡沒有人關心聖誕夜的起源,倒是禮物的選擇決定了這個夜晚最後的笑與眼淚。

這場醞釀已久的聖誕合奏在12月24日晚間攀抵高峰,當我拎著小包搭上電車出門,途中經過的大站無一不是情侶相摟,身邊則有各式名牌紙袋作襯的景況。澀谷站尤其誇張,人潮之多之滿簡直如同暴動革命再起,只不過這革命風華萬千又精雕細琢,每個人的髮型都有半月般美好弧度,月台則淹沒在脂粉香水和髮臘的甜蜜氣味裡頭,處處都是蕾絲、蝴蝶、金銀首飾明明滅滅的光點。

聖誕夜的起源不是重點,聖誕夜的穿著打扮嗅氣味覺才是一切的一切。

人潮一波一波湧入夜色裡,最後消失在澀谷曲折起伏的坡道中間。我突然想及藏在坡道深處的愛情賓館小路,暈黃的燈光、低吟嘶吼的聲浪、十指交纏、肌膚相觸,大概就是這場東京聖誕夜最後的高潮與唯一的句點。

博士的乳香沒藥、女人的脂粉和男人的古龍水,耶穌的馬槽與情侶的床間,兩千年的時光如夢似幻,像恆河悠悠流水,也像大漠風沙無邊。然而流水總歸不是原來的流水,沙原也不再是原來的沙原,所謂聖誕夜唯一沒變過的記號,恐怕只剩下天際裡,那道永遠落了單的星光。

20051223 03420051223 03620051223 03820051223 04020051223 03920051223 042
聖誕夜晚餐是越南菜~~XD

We
惠比壽西1-15-8 SUNEBISU 1F
03-34637875
http://www.we-vn.jp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