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0, 2005

12/20 忘年會第一攤

20051220 00420051220 005

經歷數日暴飲暴食的生活,突然覺得這樣逃避blogging也不是辦法,想想還是認命地坐回電腦前,簡單記錄一下這週的忘年會實況好了。

12/20是第一攤忘年會,也是全班今年最後一次喝酒作亂的機會,不但邀得村田老師同行,連一直以來常保缺席狀態的Thimon都沒有辜負眾望,終於在眾人動之以情威之以武的勸說下,騎著小單車現身會場。就這樣,我們一行十七人浩浩蕩蕩出發,目的地是澀谷Book 1st 不遠處一家以「魔鬼監獄」為主題的居酒屋。

魔鬼監獄居酒屋其實很像台灣幾年前風行過的惡魔島餐廳,簡單說來就是把居酒屋烏漆抹黑地搞成監獄貌,侍者一律穿著囚衣,每晚八點還會熄燈放任惡魔到每間個室作亂拍照。當初之所以選擇這間居酒屋,是因為大家每個月定期赴居酒屋作樂,久而久之下來對千篇一律排排坐飲酒吃飯的慣例難免厭膩,於是月初Douglas一拿出Hot pepper要大家提供意見時,醫院系附帶護士服侍者的居酒屋,和這間魔鬼監獄毫無疑問地脫穎而出。雖然我們本來最期待的是護士服醫院系居酒屋,但據勘查地形的Vivian回報,該居酒屋坐落龍蛇雜處之處,陰暗難尋難保無詐,此次地點便郵魔鬼監獄勝出。

魔鬼監獄做得還算逼真,在進場前得繞過陰暗曲折的人工造景,不時還有煙霧和下沉地帶增加緊張效果,入場後則有聖誕妹妹拿手銬伺候,得穿過一大堆樓梯彎折才到得了專屬個室。不過背景逼真是逼真,食物品質就真的只是普通而已,雖然居酒屋的價格本來吃不到什麼好料,但是上完沙拉炸雞牛肉就進入空白狀態也未免動作太快了點,還好這裡的酒飲品質甚佳,各種口味的沙瓦、燒酒、清酒一杯一杯上場,更別提滿桌啤酒瓶和法國男朱利安沒斷過的紅酒,林林總總加起來,勉強可以彌補食物罕少之憾。

不過,無論食物如何酒飲多少,居酒屋向來是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地方,酒精入喉後引發的瘋癲作用和娛樂效果,才是居酒屋真正令人著迷的重點。相較於鄰室黑西裝安靜沉穩的對談,我們這間小室裡的外國人簡直都像神經病一樣,自灌、強灌、對灌瘋狂上演,與之輝映的是此起彼落的鎂光燈閃。第一次出席的Thimon未負眾望,硬是被灌得神智不清胡言亂語,躺在地上背課文撒潑,還不忘起身演講宣稱世界盃必然擊敗英法。戲劇天份奇佳的Mark則把目標對準點菜鈴,一桌一個組合成他的女體模仿。也是多虧了酒精催化,我們聽見村田老師流利地吐出中文對話,歐洲系眾人交錯以英德法文胡亂叫嚷,還窺見兩件可疑的愛苗萌芽。

這些天光教條規訓下看不見的秘密,酒精灌下後無一隱藏;如此短暫的奔走、脫軌、逃逸,說到底也就是居酒屋真正誘人的魅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