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5, 2005

Point card

Green Curry & Red Curry
出現了!!和文章毫無關係的圖片重現江湖...XD...上週和煙斗去上智大學附近吃的綠咖哩紅咖哩

打從入住東京的第一週起,我就不斷接到速速辦理point card的提醒。無論是日籍住戶、留學友人、大小商家店員,以致於滿窗的海報DM,所見所及無一不是「嘿,你辦好Point card沒」的關切殷殷。

我的見識非常短淺,無法斷言Point Card是不是日本首開的創意制度,但是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那是就無論商品種類店面大小價格高低,在這裡舉凡具有連鎖性質的各家大小商社,幾乎都推出了point card作為吸引消費的號召。Point card其實是一個概念非常簡單的副產品,它集結了會員卡、集點卡、現金禮券與儲值卡之大成,每次消費都可將付出價格的10~20%不等轉為點數累積,持有者可以在下回消費時直接用以代替現金,更甚者遇上月初、年末、紀念日、球隊大勝或新店開張時,還會出現點數暴漲十倍之類的放送大回饋。

這些點數對短期停留的觀光客意義不大,但對常駐此一無價可議的國家者而言,卻是駭人消費文化裡一劑小小的強心帖,最起碼它實用多了,不像集點卡上無垠無涯的空格,或那些玄妙到誰也不敢品質保證的「神祕小禮」,而是可以直接轉成金額抵現。換言之,它成全了那種不掏鈔票亦能滿載而歸的慾望和想像,它讓我們在消費時只想到這次賺得多少,而忘了計較上次付出的代價;它讓人潮回流,免去議價伴隨的小奸小惡與無謂糾纏,它讓消費乾淨整齊清爽得有如條碼。

當然point card還有一項更重要的功能不能被遺忘,那就是它讓消費者心甘情願地交出買賣行為裡潛藏的秘密資訊,成為行銷資料庫掌握的透明素材。於是電器賣場知道你如何保養頭髮、燒了多少光碟、聽黑膠還是錄音帶,藥妝店深諳你便秘的嚴重程度、剔牙情形、衛生棉的喜好、每天塗的粉牆厚度。於是你透明了而企業掌握你,於是它們推出更精華的產品,而每一項都那麼深得你心,於是我們就看見資本主義如何殖民世界,其實我們已經無處遠離…因為無計可施,所以還是忘了這一切,辦張point card痛快一時實際些。

話說在我陸續辦了幾家重要大店的Point card 之後,昨天終於有機會體驗這種無鈔消費的極樂世界。事件的起因是我受夠了K大課程每天只顧討論政治經濟東京歷史地理和當前局勢等等高調到脫離現實的議題,為了練習聽力並力求盡快融入當地社會情境,我決定從廣播下手,便到Yodobashi Camera搬了一台超廉價無名品牌手提音響回家。

整個購物的流程輕快簡單得像是一則四格漫畫,事實上也真的只有四個動作而已,我走到音響旁邊喚來店員取貨,付帳時持卡說了一句「point cardで支払っていいですか」,對方收去我手中卡片輕輕一刷,再退還時已經連同送上包裝好的產品物件和購買證明。整個過程俐落得三分鐘光景,我連卡片還來不及收好,手指也一點沒沾上鈔票過,消費的流程已經告終。這種沒有刀光劍影沒有紙鈔沒有銅板沒有計謀的消費流程太乾淨,乾淨到我走出店門時還有種恍惚的情緒,甚至不能確定消費是不是已經成立。

新宿車站前灰濛陰雨,二十度的低溫減緩不了持續流散的廣告訊息;金流、物流、人流、資訊流,技術竄行,慾望橫溢。

談消費的研究者們,一輩子不該錯過一次東京吶。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