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0, 2005

メゾン・ド・ヒミコ(La Maison de Himiko)

La Maison de Himiko official website

「La Maison de Himiko」是我第一次和煙斗一起看的電影,也是我第一次踏入日本的電影院,因此特別值得大書一筆以茲紀念。更有趣的是,這部在許多層面都充滿紀念價值的非凡體驗,環繞的主題是一部以扮裝和同志情誼為主的電影。

未到日本之前,我在煙斗的Blog上讀了他對電影原聲帶的介紹,順手點入上附的官方網站,立刻就被其中輕柔徐緩的音樂,一望無際的藍天、陽光、歐式洋房構圖吸引,再加上柴崎幸和小田切讓都是極有味道的演員,遂使這部以「那個年輕俊美的男子,是父親的戀人」開端介紹的電影,成為我不斷吵嚷煙斗的主題。於是趁著即將下檔前的連休假日,我們終於鑽進澀谷的戲院裡,在螢幕上的潮聲、光影、輕音樂裡端凝視線。

「La Maison de Himiko」的故事非常單純,然而不知道是情節或是畫面太美的關係,整個故事總給我ㄧ種飄忽玄奇的不思議感。劇情大意是Gay bar經營者Himiko利用半生積蓄,在海邊蓋了一座專給男同志居住的養老院,Himiko年輕俊美的同志戀人春彥發現Himiko不久人世時,擅自造訪被Himiko遺棄的女兒沙織,並以打工之名邀她前往養老院陪伴Himiko。長期以來對父親充滿恨意與不解的沙織,因而得以透過此地不同老人背負的各自故事,開始重新理解選擇另條道路的父親心情,以及長年以來困惑不解的父母關係。而除主線劇情之外,其中的支線故事也道出各種同志面臨的難關,諸如出櫃引發的家庭風暴、社會歧視,以及遊走在彎直之間的曖昧情懷。

整體而言,我不會說它是一部細緻刻畫同志思維情緒的電影,因為其他太多討論同性戀的電影,使用的手法都比這部電影來得生猛暴烈無比,相較之下它反而像是一部典型日劇化的影片,用溫柔徐緩輕微曖昧的憂傷,來點觸所有關於怒氣、恨意、誤解、苦惱的話題。於是即使你看了知道裡頭有些東西應該是憤憤的吶喊,戲裡也只會出現錯落的眼神視線、退縮的動作、音樂的留白,讓理當暴烈的一切突然冰凝,空氣裡只留下漫長的安靜,以及沉默之後盡在不言中的各種無奈。

看電影前,我一直覺得這彷彿是個相當吉本芭娜娜的故事,特別是那些關於性別遊走的掙扎、變裝、獨白性的言語和輕美的構圖,某些角度看來實在是非常吉本芭娜娜的。觀影後我的想法變了,與其說它是芭娜娜風格,不如形容以淡漠遙遠的村上春樹,就是那種以優雅的姿態把一切問題都攤了開來,但也就只是攤開,至於裡頭散出了哪些難聞的氣味或催淚的窘境,一切都不在敘事者的解決範疇。La Maison de Himiko就是這樣一部電影,所有艱苦的同志心境都藏在影片的敘事間,然而它並不奢望解決任何難題。

儘管它在題材上沒有強烈的革命性,但卻是一部拍攝上細膩至極的電影,我尤其在意它對聲音拿捏的小心翼翼,裡頭一幕一幕的串聯高低心情的轉變,全都繫緊了聲音的繃緊、撐張和靜謐。這裡說的聲音不單只是非常動人的主題音樂而已,也包括那些被放大的海風呼嘯、雨落淅瀝,以及清楚到扎在心上,不帶愛意的接吻聲音。越是強烈震動的情緒,背景就越是靜默得不可思議,最後只聽得見一種單純的聲調劃破空氣,像瞬間迸裂、散落一地的心的響音,像在世界末日,我們全都患了失語。

聲音的講究是這部片的特色之一,此外它在視覺效果的營造上也堪稱一決,包括那些晶亮得如泛薄光的歐風建築和烈日海洋,色彩鮮妍的屋內對比造景,還有清晰得近乎銳利的人的臉龐,擺開來個個都像精美的繪本插圖。所以它雖然觸碰著爭議的話題,但絕對不是挑釁式的革命電影,它比較像是大螢幕化的經典日劇,集結了各種美好的憂傷,每一樣都清脆如水晶玻璃,但也都令人無能為力。

La Maison de Himiko約莫是同志世界的一種隱喻:它像愛麗絲的夢幻午宴,是欲望的極致但帶著危險,因為它造就一座城池,專職收納不見容世無從出口的真實;在這裡人人無需恐懼,沒有遭譏的焦慮,但圍牆保安的同時卻也自成藩籬,以至最後終於失去出口的契機,只能在幽幽閉鎖間守密終老。

La Maison de Himiko是一種隱喻,而我非常好奇,我的同志友人如果看了這部電影,將會如何解讀其間的秘密。

*日本電影院和台灣電影院除了票價高低之外,設備差別不大,不過螢幕略高、座椅角度微斜的設計可防被高個兒阻礙視線,極佳。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