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6, 2005

Kirara@Ebisu

Ebisu 20051015 003

結束星期六清晨和東京鐵塔的痛苦會面之後,我在車站遇上了同舍不同班的朋友。說來有趣,我們明明就都住在同一棟(不是那麼龐大的)宿舍的上下層裡,開學之後見面的機會卻逐日減低,事實上自從前次的蛋糕會敞心暢談後,我已經好一段時間沒遇見過他們。這種近在咫尺卻遠若天涯的無奈,除和班級不同課表有別相關,另一方面還得歸咎於沈重的作業和預習壓力,讓我們回了宿舍就再也不想踏出房門,關門練功的同時也斷絕所有社交契機,於是明明天天都住在一起,見面時卻常有恍如隔世的愕然。

和朋友在新宿車站分頭後,我回宿舍換了輕便小包出門,今晚和煙斗、煙斗大學院時期的朋友渡邊先生夫婦約在惠比壽晚餐。之前聽說渡邊先生的太太也是台灣人,而且還是政大畢業的學姐後,一直很希望能有機會認識她,煙斗大概看出我每次對這話題異常熱切,所以就安排了這次和渡邊先生夫婦的晚餐之約。

會前我非常非常期待,除了因為這次選擇的惠比壽是我多次旅行中始終錯過的地段,難得有機會踏出車站外親睹豪華花園廣場的景致之外,更重要的是終於遇見與自己境況相近,可以請益、討論的對象。我覺得自己已經非常幸運,出國在宿舍、學校遇見的同期朋友,大多都是年齡相近、背景類似,聊天時話題又十分契合的人。然而唯一的遺憾就是,大部分的朋友只以短期留學為目標,東京和慶應是他們人生規劃裡短暫的轉角,歸期清楚標示在日程表上,在東京的未來不是煩惱的必需,所以每當觸及這個話題,就難免有種落單的茫然無措。這次能遇見學姐,當面聽聽她的經驗和意見,便多了幾分安心和篤定的感覺。

至於談了什麼,這裡就不詳述了,總之範圍涵蓋如何精進日語、簽證居留和就業等等問題;有趣的是,講到別科老師老愛用「現在講的例文雖然很有趣,但是交作業時請造些上品感的例句」當口頭禪時,學姐笑開了,當下我就立刻明白,這果然是慶應別科生都得經歷的魔鬼教育。另外很有趣的是,在韓國認識的學姐和渡邊先生,兩人溝通的主要語言是韓文;邊聽他們呸啦呸啦的用韓文翻譯方才的中文內容,煙斗跟我在另一邊除了興味盎然的偷聽之外,也不外相視對看並且嘖嘖稱奇(其實聽不懂…XD)。

最近發現觀察異國情侶真的很有趣,因為對對都有獨特的溝通語言和方式,比方說學姐這對用韓文,別科裡有個中國女生和日籍男友是以中文對話,3G班上的台灣朋友則是慣用英文。各種選擇背後都藏著每對情侶邂逅交往的來由因緣,也揭示了他們遊走文化界域時的各種努力和掙扎。想想煙斗和我也花上了大半年時間,才從英文對話進階到日語溝通,不過我對他的中文還是一點貢獻也無(雖然如此,煙斗還是靠著自修偷偷聽懂了中文…XD),想來真是有些慚愧啊。

夜色漸深,遠處的東京鐵塔熄上燈火,學姊說起東京鐵塔和八景島的回憶,微笑的眼睛顯出溫柔的弧線。而踏出熟知文化的經緯,進入陌生異地的行徑,其實多麼像是那道微彎的曲線;路是走得遠了,然而回頭一看,走出卻是彩虹一樣的美好弧線。

*一日數看東京鐵塔的心得:還是點燈的東京鐵塔比較下飯

食膳酒席 きらら
東京都渋谷区恵比寿4-20-3 恵比寿ガーデンプレイスタワー38F 展望レストラン街 TOP OF YEBISU
03-3442-8000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