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9, 2005

森鷗外與夏目漱石

這個星期正好在上日本的近代化與文學,課文提到近代文學兩大家森鷗外與夏目漱石。同班的南非鑽石先生不解漢字之意發問,專攻語學文法的日籍老師似乎對文學、作者生平和漢字由來有些陌生,我們雖然講解了字面上的意思,不過想想也亂沒把握的,回來一查果然有誤。唉,大家不虧是大家,夏目先生要用的原來是引申意而非字面意,拋棄德國妞的森負心漢名字則藏著對過去戀人的追念。看了這些人的書籍這麼多年,原來一直都沒看到他們心裡面,今天查了名字之後才猛然有種終見君面的恍然,記下來以茲紀念。

夏目漱石(夏目金之柱):

原字為「枕石漱流」,源於中國晉書孫楚傳;孫子荊誤植為「漱石枕流」,友人指正流非可枕、石非可漱時,他笑答「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礪其齒」。夏目漱石應是取其知覺清明、無畏諫言的深意為名。

森鷗外(森林太郎):

只查到稗官野史說法,即森鷗外少年時有一戀人小梅居於渡口,周邊時有水鳥騰飛聚集,若穿過水鳥居處,就是小梅所在之地,是以名為「鷗外」,有裹藏回憶思念之意(不過我個人向來不齒森鷗外把了德國妞寫成小說大賣卻避不見面的行徑,所以聽聽就好,無須太相信)。

另外下週即將登場的最後一個大家永井荷風的「荷風」和鷗外異曲同工,當時身染不可告人隱疾(性病)的永井暗戀院內名為蓮的小護士,遂取筆名為荷風,關連何在,漢字國出身的吾等想必光看也明白。

整理後唯一的心得是...玫瑰的名字如果不叫玫瑰也許香氣還是一樣,只是能不能吸引讀者回首、市場青睞,那就很難講了...金之助、林太郎,你們說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