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5, 2005

初秋日和

Alice Garden@Sendagaya



上次和煙斗家人聚餐時,煙斗爸曾經感嘆今年東京天氣詭異,理當應該進入秋日晴空的美好季節卻連下幾週寒雨,沒雨時又盡是折人的旱熱,完全反了東京秋日的尋常慣例。我雖然很認真的傾聽,但畢竟出身只知冬夏、春秋不明的南國地帶,加以從來沒在十月、十一月間造訪此處,是以除了相片裡遙不可及的楓葉銀杏紅黃天地,幾乎無從想像所謂的秋天風景。幸運的是,經過了一個星期的綿綿細雨之後,秋光日和終於降臨東京。

週日早晨拉開窗簾,澄藍天際綻出一片晴亮,雲朵綿軟得彷彿糕糖,微涼清風調和了日光。這天恰好是一件輕便長袖可以抵擋的溫度,無須厚重的累贅也不必擔憂著涼,溫好至極尤其適合閒適的漫步。

於是趁著天氣大好,煙斗帶我到了千馱谷。一出車站,銀灰色的建築迎面而來, 煙斗說這裡是當年東京奧運的體育館,如今轉為對一般民眾開放。然而畢竟秋涼,運動的人不多,反倒是蹓狗、野餐,或面迎陽光隨意臥躺的遊人處處可見,體育館剛毅的建築線條也在微紅枝葉、碧綠草坪、金黃日光襯染下悄悄軟化,遠遠望去宛若米勒靜謐深刻的田園畫。

煙斗和我的目的地是體育館邊坡上的法國餐館。這間小餐館的入口處鑲上三色國旗,玻璃櫃裡擺滿精緻甜點,還有個可愛的名字「愛麗絲的花園」(Alice Garden)。餐館的店面呈橫向擴張,裡頭由米色亮淨的大理石打造,店外則有橘巾綠藤的小桌椅整排漫開,迎風散出陣陣餐食香氣,偶爾迴盪出談話聲音和瓷器輕響,成全了視覺、聽覺、嗅覺上都立體飽滿的風光。

飢腸轆轆,我們擇取了餐廳外邊的位置坐下,分別點食了午間A套餐和今日肉料理,餐點包括手工麵包、沙拉、主菜和餐後熱飲等要項。另外因為煙斗深諳女友無甜不歡,還細心列印了餐廳提供的甜點券,是以在主餐之外,我們還得以親近了櫃裡幻夢一樣的甜美繽紛。

等餐的同時,煙斗和我沒閑著,連日來因為陰雨與課業壓力禁錮的數位相機終於再度面世,先是繞著桌面拍過一圈還不夠,體育館周邊泛著黃光紅影的枝葉,迎著陽光自在微笑的煙斗,全都成為鏡頭對準的目標物。雨日裡總帶著幾分模糊陰鬱,連笑容都顯得沉鬱的圖景,今天在初秋氛圍映照下則泛出柔和的光暈。

拍得心滿意足,鴨肉料理和雞肉料理也分別上桌(啊,因為我們都忘了禽流感這回事)。我的雞肉料理肉塊不大但份量正好,周邊點綴著香烤的馬鈴薯和紫茄,上頭淋滿微酸的醬料,再配上外酥內軟、嚼勁香韌的手工製法國麵包,每一口都散出了秋味的清香。餐後甜點我選了洋梨派配紅茶,煙斗則點食巧克力蛋糕佐咖啡,稍等了一會兒,侍者送上裝盤點綴後的甜點,半透明的玻璃盤摸得出冰鎮的溫度,上頭則浮著奶油、果醬和薄荷葉襯妆。我的洋梨派甜度適中,洋梨甜滑入口即化,但是下頭的派皮就硬了些,切開時雖不至天崩地裂碎屑四飛,但也花了好一番力氣和幾次響亮的碰撞,才終於讓它們都安臥胃袋裡休養。

秋陽燦爛,我們悠閒自在地把一頓午餐吃成了午茶,有一瞬間我甚至忘記這裡是急行飛馳的東京,忘了不遠的彼端就是繁華尖頂的表參道、澀谷區。

我忘了時間的計量,忘了鐘點的不安,反正是初秋日和,再沒什麼比悠緩徐行更恰當。

*煙斗的食記

alicegarden-1alicegarden-2


Alice Garden
東京都渋谷区千駄ヶ谷1-17-1
03-3497-1371



檢視較大的地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