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7, 2005

地震消息

震災時歸宅支援map 圖片來源:紀伊國屋
正在考慮買一本,雖然從港區走回杉並區要命的程度並不小於地震威脅...


這兩天東京發生了兩件要事。

第一是昨天下午四點左右,當時我正忙著解凍食材準備晚餐,未料電爐剛點著,房間突地陷入一陣天搖地動。起初搖晃態勢並不劇烈,出身地震之國的我當然就處之泰然,然隨晃蕩時間漸久,來日以來各種關於「關東大地震」的預測、討論與恐慌逐漸浮上心頭,我立刻陷入緊繃狀態,開始左右為難到底要從門口還是跳窗逃生。還好,在我開始著手行動前,地震已經先行趨緩,慌忙傳了簡訊問候煙斗平安之後,匆匆轉開電視追蹤相關訊息。

陸續轉了幾台插播新聞後,我不得不佩服起日本各家電視台製作的地震報導,那些在台灣以激動言語、催淚廣告、五花繚亂跑馬燈和主播聲嘶力竭吼叫媲美八點檔戲劇報導的新聞訊息,在這裡成了藍綠色的震央震度分析圖,插出的字幕是有感地區的分布指標,主播聲音和記者報導則冷靜低沉一如往昔,平順流暢的日語裡聽不出絲毫情感起伏。又或者這麼比喻,假如台灣的地震報導是看了讓人心跳加快、淚腺蠢蠢欲動、情感沸騰至極的興奮劑,那麼日本的地震新聞就像安眠藥,你不會想追蹤後續的感人(或悲劇)故事,但也絕不會因此而鎮夜恐慌得睡不著覺。至於哪一種比較好,等我多看幾次再來後續報導。

關上電視之後,我突然覺得方才的緊張有點可笑,ㄧ來我出身的國家地震並不比這裡少,二來多年前短期遊學時,早就體驗過這種三天一搖的震盪生活,照理說不應該有如此焦躁的反應才是。然而我的不安也並非無跡可循,畢竟關東大地震的預測和防範,早已成為近年困擾東京最甚的話題,三不五時就有資訊流入登門拜訪,就算我想不放在心上都不行。

比方說,日本的新聞雖然很冷靜,但多得是議論紛紛又提不出具體建議的分析節目,無法預測又必然傷害的地震當然是他們大放厥詞的最好話題。此外,敝校老師上課時也絕不放過警告勸戒(或恐嚇)的良機,多虧了他們附帶注釋的說明,我還搞清楚了地震和東京歷史的關係。然而,其中最經典的代表,還是莫過於這半年狂銷東京各家書店的熱門產品──「震災時帰宅支援マップ」,紅白大字醒目高懸,諭示此地一千兩百萬居民「地震還未發生,同志仍須努力」的警醒。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我想一笑置之看待我到東京後的第一個小地震,都不免笑得有點僵硬。

第二個事件無關地震,但引發的後續效應大概不會比地震輕鬆。今天早上我開了電視打算檢視地震後續報導,結果遍尋不著相關消息,昨日的搖晃彷彿一場夢境,天亮了再也沒有人提起,取而代之則是政治外交上的地震消息。日前才被大阪法院宣判「參拜違憲」的首相小泉純一郎,一大早驅車前往備受爭議的靖國神社參拜。雖然小泉自稱這是私人性的參拜行為,且目的只是為求未來亞洲和平無戰而發,然而首相畢竟是首相,要以「私人性」參拜擺脫政治意味的聯想難免牽強,再加上他經歷了這一年各國四起的抗議聲浪,卻仍選在終戰六十年紀念的敏感時刻出發,更使得他在鏡頭前那些「與亞洲各國發展良好關係」的論調,分外像是粉飾太平的場面話。

不過更讓我驚訝的是,這件在日本被各家新聞、報刊當成重要事件處理的話題,在台灣各大報中出乎意料的安靜(也許趕不及截稿,明天才會見報?)。而在日本各家新聞關切的各國反應裡,中國、韓國名列榜上(果然也都迅速做出政治回應),惟獨台灣缺了席。

是我們不在地震的環圈裡?亦或,我們忘了地震時應有的反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