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3, 2005

論文上線

在我被慶應別科折磨得死去活來,以至於數度懷疑自己的智商能力理解反應,甚至就要忘記曾經寫過論文拿到學位已經算是半個高等教育知識份子的同時,收到了研究所戰友金光鵝的來訊。金光鵝從海洋彼端丟來一串文字,大意是說她日前在學校圖書館內遊走時,有幸親睹了眾人繳交的文本真跡。我聞訊先是一愣,後來才想起好像真有這麼回事呢(也連帶想起臨走前竟然忘記申請論文印製補助金...扼腕!),那篇我拼死拼活家內寫作家外奔走大半年的成果,如今終於得以名列榜上,並在國家圖書館、社資中心和傳圖佔下三公分的安身位置,與其他收納無數故事笑看人生起落的論文們一起在灰塵中打滾。

我似乎應當覺得欣慰,事實上卻沒有太震盪的感覺,大概是寫得太久太累了又太耗力,畫上句點的那一刻就把一切都拋到腦後了。一直到剛才突發奇想上站測試,才發現我當時還玩弄了一個無聊的心機詐術,不論你如何清楚我的本名姓啥為何,抓不到正確的字樣就是找不到我的產出(連我自己都一度上當...)。至於為什麼這麼無聊,除了是想趁機正名之外,也隱含了一點不想那麼容易被抓包的動機,不過最大的原因就是我真的很無聊,如此而已。

查著查著,順道查起同時期畢業的眾友人群,正想看看大家如何在謝辭中彼此恭維,卻赫然發現這些沒良心的傢伙沒有一個人對學術累積有任何熱情。我查到的結果要嘛全體不公開,要嘛就是五年後歡迎再來,唯一比較有誠意的巨乳精雖然願在網路公開,但抱歉只嘉惠同校學弟妹,校外IP請自詢原路離去。

搞了半天,無分內外完全不藏私的原來只有本人而已,我越想越生氣,當初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勁,竟然嗆出「網路研究不公開查詢算什麼網路研究」這種狗屁,搞得我後來為了維持原則,想不公開都不行,真正是自打嘴巴的愚蠢行徑。

拉哩拉雜說了一大堆,其實就是因為看不到大家如何在謝詞裡熱情表白很失望而已,408眾友,有良心的就寄一下謝辭給我,以慰異鄉遊子孤寂心。

*寫到這裡才想到,我忘記自己的論文長什麼樣子了.
**寫到這裡又想到,研究所的時光真快樂,起碼每逢週六假日必放假,生活也沒比現在操.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