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8, 2005

東京生活釋疑

20050930 017

從進駐東京至今眼看即將屆滿一個月,這段時間我經過了幾次情緒上的起伏,曾經有過對離鄉背井這個決定的不解,也曾為了課程壓力緊張到難以入睡,當然也有興致高昂希望滿懷的時候,巴不得痛快切入這座世界最大的都會核心,一探各種趨勢尖端的流行。而不論是興奮、緊張、不安或焦慮,這些震盪慢慢隨著學校課程漸上軌道趨於平靜。

我適應得比想像快多了,大一時耗了半年才習慣台北的節奏,而今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已經在異地找到安身的訣竅。我學會在擁擠的電車裡穩固立足,無視行進的轟隆震盪讀下每天的進度,再短的車程都可以迅速入睡並且準時下車,步調流暢得仿若一體成形似的。我也學著跳出生活的窄圈,開始觀察這個城市裡無時不存的矛盾與詭異,學習在川流不息的車站廣場裡發現城市的縮影;那些面無表情的上班族、聲音高八度的年輕女孩、滑腔陪笑的皮條客與沉默孤獨的遊民,他們有意無意散出的敬語、助詞、酒氣與安靜,悄悄洩露著各自的人生秘密。

看累了我就調高音量,在安靜的車廂裡製造只有我能聽聞的噪音;聽累了我熄掉音樂,隔著耳機偷偷窺探身邊的線索。城市處處都是故事,越大的城市也集結了越多可與不可告人的悲喜情節,無怪乎人人都在書寫東京,卻總還有不能窮盡的話題。

來東京一個月,我書寫Blog的頻率、回MSN的次數都越來越低緩,這除了要歸功於每天早上六點起床七點出門九點上課的規律生活和壓力,也和日日都有作業、報告、預習複習有關,加以連週末都逃不過上課的命運,更大幅削減了從事其他雜務的閒暇與意願。最近我連回本來就不多的留言都顯得很偷懶,對於透過各種方式傳來的幻想、揣測、議論或好奇,更是全然提不起申辯說明的勁。不過,既然今天出乎意料地提早完成作業,又適逢抵達東京的滿月期,索性一次在這裡把我這個月收到的各種「關愛」的眼神做個總整理,報告近況、反映事實,順便為大家釋疑。

問:你跟煙斗每天都膩在一起到處去玩喔?真幸福。

答:唔,煙斗跟我現在見面的機會確實比以前多很多,大概是從兩三個面碰面一次,提升到每個週末。運氣好(比方說煙斗公事抽得出空,我第二天也沒有上課,或是碰到日本三連休)的時候,非周末也有幸見上一面。這樣的頻率比起以前當然大大躍進,本人已經銘感五內,短期內暫時不敢奢望諸位好友想像中那種每天相會攜手看夜景啜飲雞尾酒的香豔情節(以上各點全部都可換算日幣累計,而日本樂透可沒台灣那麼多獎金啊,雖然我也沒買就是了。)。

問:現在最新的日劇?情節發展到哪裡?
答:請上富士電視台、TBS、ASAHI查詢節目表,小妹我房間至今無電視蹤影,無法提供細節的劇情摘要。不過,最近倒是剛以無鈔消費購入手提音響乙台,如果你對東京明日氣象有興趣,我可能可以SNG。不然,就請等我領到煙斗贊助的小電視之後再來打聽吧,雖然也不見得有空看…。

問:你的生活看起來真是輕鬆/愜意/開心/歡樂…啊?
答:……。

老實說,我尤其不知道該如何對類似的問題作反應,說是的話很有一些昧著良心的意味,說不是好像又摧殘人家的夢想,並且對現實挑三剔四不懂知足。那不如這麼說吧,我來日本之前,無數友人建議我利用這一年好好休養生息,事實上我也以為這應該是基本的可及目標之一。然而在兩週震撼教育的體驗後,我的疲憊程度與眼袋之深比起研究所第一年有過之而不及,每天考驗記憶極限不說,回家後還得日日關心日本新聞以作為將來造句題材(例句中都會出現暗殺這種字眼,學生造的句子豈能隨便?)。如此實景,言語難述,就讓我用敝導師一句輕笑來回應,「在這裡,別科生每天花五六個小時寫作業、備課是正常的行徑」。

嗯,日本鵝毛落在身上,重比泰山啊。

問:你每天都吃好料嗎?
答:外食的部分請見照片,至於本人料理你不會有興趣的,而且一定只會越來越沒興趣(雖然我今天作的蛋包咖哩乾炒蒟蒻絲出乎意料地成功)。日本外食並不便宜,有水準的外食更是要命,比如說上次的義式料理雖然令人回味無窮,但吃掉半台電子字典的事實也很令人心痛。另外我最常吃的是薄皮餡料麵包、山食咖哩、生協蓋飯和自製綜合蛋包,也大量使用百圓商店出售的調理包,這些都是說不上好不好吃但堪稱實惠的「食物」。唯一值得驕傲的就是我常常吃巨無霸水梨,一個梨子兩個拳頭大,以前在台灣貴得買不下手,這邊倒是便宜的緊,不知道算不算是好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