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5, 2005

東京


東京是座不可思議的城市,裡頭處處銳角、時時矛盾,四界八方都有循環不盡的衝撞擦身。城裡超過一千萬的人口,清醒的時間比世界任何一個城市來得都長久,醒著的表情卻又那麼像是入睡,於是你看得見黑西裝紅眼影挑染金髮無瑕雪肌,亮的都市和夜的迷魅,卻看不盡那些空洞眼睛裡迴盪的光影色澤,當然也無從窺知晃然一閃的情緒流河。

他們的表情太深了,以至於陷入永遠的遁藏,以至於終於失去秘密的可能。

東京始終在焦慮,但又永遠如此安靜:無聲的車廂、沈默的食堂、噤語的百貨樓層、瘖啞的摩天輪…我在這裡學習向巨大的遲滯妥協,向面無表情的世界凝神,向陰灰的天空闔眼,也學著用沉默作為一種表態的曖昧。

雨夜的東京特別有種哀艷的氣味,它適合成全任何蠢蠢欲動的慾望,或是發展為紛然喧嘩的小說文體,當然,它也可以是某個墮落人生的下台階,或是毀滅之前,最後的幽深暗夜。

雨夜的東京沒有幽魂鬼氣,但處處是迷茫的暈煙。歡迎光臨東京上空,這裡是人境的幻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