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4, 2005

3F飲み会@Shibuya

3F
幫我們拍照的路人比我們更茫

有定期follow up本人網誌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慶應開學後我曾經經歷過一次轉班的抉擇。原本被分到高級數的3G時又驚又錯愕,心想那麼破爛的文法竟然也能進入3G,簡直堪稱本年度最大的不可思議;後來惡果慢慢浮現了,畢竟3G是以培養「知識人」為主要目標,基本前提是預設你已經摸熟一切文型變化(更別提動詞規則),上課不斷重複的就是全班輪流抽驗的過程,其間沒有任何線索或提示,反應不出來抱歉也絕不浪費時間保護你脆弱的自尊。掙扎了一個星期,上課幾乎成為一種惡境,搞得我連跟煙斗說話都萬分計較文法,還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應的尷尬。

於是經過一番細想、請益、討論和旁聽的過程,我向兩班的導師表明希望轉班的決心,正式加入以強化文法訓練書寫為主軸的3F群。第一次上課時我對3F的氣氛很有好感,如果說3G是人人面無表情的魔鬼訓練營,3F絕對就是愛的教育與鐵的紀律並行的融合點,雖然教材一樣背書考試的試煉也同樣不少,但是起碼多了細緻的文法講解、延伸單字說明、對話練習,再加上發問不斷的積極(搞笑)同學,這個班級在我心底的好感度立刻狂飆千點。換班至今快一個月,這裡的氣氛果然只有正向成長沒有負面後退的顧慮,特別是隨著熟稔程度的增加,班上同學造的句子、即席表現也越來越充滿笑點,上學雖然疲憊卻開始變得比較有趣一些,唯一的遺憾是眾人宿舍分散且皆遠,下課後的社交活動遂長期停留空白狀態。

有鑑於此,古道熱腸又兼通四國語言的新加坡男Douglas,自告奮勇製作全班通訊錄,同時還安排了第一次段考後的居酒屋暢飲會。班上同學也很捧場,有別於其他Level 3班級小貓兩三隻的景況,報名熱絡非常,十六人的班級最後竟然出現十七人共襄盛舉,除了班上遺珠德國男提問(Thimo)、法國男朱利安(Julian)天涯失散,其他人一律到場,甚至攜家帶眷把宿舍室友、鄰居、老公都帶來了,小小的兩張長桌就在我們肩併肩手碰手的近距離接觸中擠滿。

居酒屋雖然又吵、又臭、煙味滿天,連跟隔鄰說話都得拉開耳朵再放大聲量十倍(於是我就嘶啞了),不過這種緊密相接四海一家的居酒屋氛圍,同時也是最能消弭隔閡促進友誼的催化劑。果然三杯下肚,人人歡樂無比,酒酣耳熱之際我明白了原來新加坡也有兵制、中國大陸的大學聯考分發制度嚴格,看來幼嫩可愛的韓國女生原來已婚,香港移居加拿大的薇薇安灌起酒來絲毫不改臉色,美籍華裔海膽君的父母背景跟我媽的遷徙過程極為相似,南非鑽石男可以用標準中文拍人馬屁,辣妹莎拉喜歡視覺系但搞不懂日本嘻哈,牛津肉塊男邊用優雅英腔發聲還能面不改色三秒「吞」掉一杯啤酒,韓國小女生烏咪原來有個華麗的名字叫金銀雨,東德出身的裴魯正在考慮和日籍女友的婚事,台灣弟彥丞希望招募松浦阿呀呀型的小女友,而我果然是班上數一數二的老人群…。

這些平常上課聽不到的八卦訊息,酒精催化下全都成了開胃話題,再加上本班經過長期訓練之後,每個人都能即時進入課本裡的會話情境,動輒一句「あれ、おかしいな」、「知ってる?」、「あなたが悪いですよ」,即能促使全班進入瘋狂的對話情境,另外再配上不定期過來拼酒(事實上根本已經喝醉)的日本團體,無國籍無分界的地球村情境就在眼前顯明。

兩個小時的放題時間到期,照例是有人狂嘔攤平或腳軟著走出店家,照例充滿了嘶啞的對話聲音,照例我們都被煙氣酒味燻得像惡靈,然而也照例如每一場居酒屋之宴,離開時整顆心都是興奮與歡欣。

雖然受困於門禁問題,我在二次會的前奏提早離席,連帶也無緣共襄盛舉堪稱瘋狂至極的三次會(這些198X年出生的年輕人果然很帶勁…)。不過衝著這麼開心的回憶,我已經決定在這學期結束前,就算拼著骨頭散皮膚爛頭爆體衰的危機,都要來一次從頭跟到底瘋狂玩到早上的體驗才行。

多虧了這次暢飲會,我一定會越來越喜歡上學。3Fの飲み会、最高!
Post a Comment